N号房事件:为什么普通人也会成为“恶魔”?

沸点日报 / 泛文娱 / 2个月前 / 2708 ℃ 导读

韩国N号房事件发酵至今,不仅在初期引起了社会各界的巨大震动,随着时间的推移,关于N号房事件各类讨论的声浪从未平息过。26万人付费观看女性的性暴力视频,其中大量视频涉及未成年、以及性侵、虐待等等极端恶劣的行径。视频的背后,是制作和管理者采用了恐吓、威胁、虐待的手段胁迫这些女性拍摄。不幸中的万幸是,各方力量都还在追查其中的细节,而排山倒海的舆论不仅要求严惩视频制...

N号房事件:为什么普通人也会成为“恶魔”? 泛文娱

韩国N号房事件发酵至今,不仅在初期引起了社会各界的巨大震动,随着时间的推移,关于N号房事件各类讨论的声浪从未平息过。


26万人付费观看女性的性暴力视频,其中大量视频涉及未成年、以及性侵、虐待等等极端恶劣的行径。视频的背后,是制作和管理者采用了恐吓、威胁、虐待的手段胁迫这些女性拍摄。


N号房事件:为什么普通人也会成为“恶魔”? 泛文娱


不幸中的万幸是,各方力量都还在追查其中的细节,而排山倒海的舆论不仅要求严惩视频制作者,还要求公开那些看不见的加害者——26万视频的观看者。


这件事情的格外恐怖之处在于,原本人们以为只有极少数“精神不正常”或者“人格不健全”的人才会做出的恐怖性暴力行径,居然也会发生在那么多 “正常人”的身上。


这些观看者中可能有载过你的某个出租车的司机,坐在你隔壁的同事,以及你真情实感追过的那个明星。让人惊恐的不仅仅是施暴者之庞大的数量,更是那消失了的横在“正常人”和“变态”之间的大山。


N号房事件:为什么普通人也会成为“恶魔”? 泛文娱

N号房主谋之一照片


施暴者仿佛用普通人的模样迅速地融进了社会群体,让女性们无法辨别谁将是下一个伤害自己的人。 


如果人不是生下来就是恶魔,那到底是什么使得那么多“普通人”都变成了施暴者?


伴随尊卑体系催生的权力意识


本次事件中,最令人悲愤的是不少受害者都是未成年女性,最小的甚至是11岁的女童。在主犯之一“赵博士"管理的”博士房“中,他要求受害人在身体刻上“奴隶”的字样,作为他的专属标记。这无疑是将女性客体化,并强施阶级压迫的极端性别霸凌行为。


讽刺的是,韩国是拍出《素媛》和《熔炉》的国度。在这些大众艺术的警示之下,依然暗藏着如此丧尽天良的性犯罪,可见父权与厌女是多么根深蒂固的顽疾。


对韩国稍有了解的话可能会知道,韩国人是非常看重辈分的一个民族。一般情况下,只有同年生的人或同届同学、职员能互称“朋友”,并用非敬语对话。


在家庭关系中也如此。例如,许多韩国子女会对父母说敬语,有的妻子也会对丈夫敬语相称。如果有一对年龄差非常大的韩国人不用敬语来往,那么就说明他们的关系非常亲密。


尽管不同人对使用敬语的敏感程度不同,敬语依然是韩国社会的基本交流礼仪,也是权力等级意识的基础体现。当这样的辈分尊卑体系叠加父权制度,对韩国女性的压迫效果可想而知。


除此之外,韩国还有一个相对特殊的社会背景,即对男性的强制性兵役制度,如无特殊情况,所有韩国男性必须在20到30周岁间服役约两年。这导致韩国民众,尤其是男性,对“兵役特权”十分敏感。


所以往往在韩国发生的性别议题上,男性袒护自己的一个典型观点是:“你们女人又不用服兵役,受的这点苦有什么好说的?”


兵役制度与随之产生的社会观念,一定程度上变相强化了男性的特权地位,也继续维护着父权社会的性别秩序。


父权制度下女性的客体身份从属性在辈分尊卑体系中被放大,所有围观、沉默的男性都切实地参与了这场暴力。


正如梁文道曾在《八分》中讲过的《有一种伤害,以爱为名》这本书里的例子和观点:男性对女性的家暴如此之普遍,并不是因为所有施暴的男性从小自己也一定被虐待或是精神异常,而是因为家庭和社会环境促使男性常常不把女性当做独立的个体来看待,所以他们会对女性有极强的控制以及占有欲。


而催生这种心理的,正是男权社会和如空气般存在的性别意识形态——男子汉气概(masculinity)


N号房事件:为什么普通人也会成为“恶魔”? 泛文娱

《82年生的金智英》


男性真的是“男子汉气概”的受益者吗?


什么是男子汉气概?为什么它和性别暴力相关?在具体聊这个男子汉气概到底指什么之前,这里先稍微科普一下这个概念。


著名社会学家Connell提出,在不同的文化和历史时期里都同时存在着多种男子汉气概,但在特定时期的某个社会里,会有一种占主导地位的男子汉气概 (Hegemonic masculinity) 被社会普遍认为优于其他男性气概,也成为评估其他男性和女性气质的标准。


这种占主导的男性气概,是社会当下政治经济文化结构的产物,所以同时它也服务于维护和强化这种结构。


资本要发展,需要刺激欲望,需要强调竞争和扩张,当然一定还有从殖民主义一脉相承下来的对资源的控制和掠夺。


而任何体系下产生的主导价值观必定是维护和加强这个体系的。在资本社会里,为了把不平等结构的合理化,竞争、扩张、控制和占有被塑造成“有益”“有效“的行为和品质,甚至把它们自然化为人的第一“天性”。


因此,资本和男权的社会结构下所产生的对于男性的要求就是当下社会的主导的男性气概。而这些气质既需要维护男性对女性的统治和优越性,也需要维护资本发展扩张的需求。


听起来男性气概很复杂,但其实我们都对它非常熟悉,例如在流行文化里随处可见的“霸道总裁”类型设定。


N号房事件:为什么普通人也会成为“恶魔”? 泛文娱

《五十度灰》


你一定知道什么是霸道总裁吧?它不仅要求男性:


对女性有经济和社会地位上的优越性——即使不能像道明寺为求爱要买下巴黎铁塔,也需要能够有足够的经济能力来为女性伴侣买喜欢的口红和包包。


对女性有智商和能力上的优越性——无论多么成功和优秀的女性,在霸道总裁面前瞬间智商必须减半。


还认同男性在体现出这种优越性之后,就可以肆意地表现出:


我喜欢你,所以我要向全世界宣告我喜欢你。


我喜欢你,所以你不能喜欢别人。


我喜欢你,所以我才强吻、壁咚、跟踪甚至骚扰你。


也许看电视的时候,配上明星的脸和不着边际的剧情,一切看起来并没有非常不妥。但是如果去掉滤镜再来细细品品这每一条,会发现它无不透露着以男性自我为中心对女性的占有欲和控制欲。


但是在批判男子汉气概对女性的剥削之前,我们不妨先来看看,男性又真的是男子汉气概的实际受益者吗?


除了要身体强健、有突出的工作和经济能力、能够掌控自己和他人之外,社会还要求男性情感上要坚强、不能流露脆弱。


但整个社会对于男人表达脆弱几乎是零容忍的,哪怕是对2岁的小男孩,家长都会说“男孩子不能哭!”男人不能哭,也不能像“怨妇”一样抱怨。因此,当男人们无法控制和占有女性时,挫败感往往只能通过暴力的情绪和行为表达出来。


“有毒男性气质”(toxic masculinity)的概念最早出现在美国上世纪八九十年代,后来被学者广泛运用在性别研究中。当然,并不是所有男子气概都是有害的,《纽约时报》把“有毒男性气质”归类为以下三种男性规训自身的行为:


1. 压抑脆弱情绪


2. 维持硬朗的人格外貌


3. 把暴力当作权力的体现


之所以加上“有毒”的前缀,是因为正是这些固化的男性气质,腐蚀着个体的基本人权。而这股毒气所毒害的个体,是没有性别之分的。


N号房事件:为什么普通人也会成为“恶魔”? 泛文娱

《就算敏感点也无妨》


在给女性套上了一系列行为举止的枷锁后,男性也并不能从枷锁中独善其身。女性就该如何如何,同时也是男性不能如何如何,这是一条两败俱伤的等式。


为了她,也是为了自己


也许大家会问,难道男子汉气概不是应该服务于男性的自尊、权力和地位的吗?为什么反而会如毒药一般糟糕?


这当中深层的原因值得仔细探讨,但最容易理解的一层也许是男子汉气概在要求男人靠自己成功的同时,剥夺了他们表达脆弱和求助于他人的权利甚至是能力。


换句话说,男子汉气概同样是男性在父权社会之下被赋予的一道性别价值枷锁。


无论人们多么希望自己是坚强和独立的,我们都不可能不在某些时候需要甚至依赖其他人的帮助。当人们感到害怕和难过,去寻求其他人的帮助和安慰是再正常不过的反应了,可是向外求助的路被堵住了,各种负面的情绪只能不断在内心积累和发酵,后果也就可想而知了。


来直接列举一些欧美社会的心理学研究证据:


认为男人不应该哭、应该身体强壮且善于打斗的男人们比不相信这种男子汉气概的男人们死于自杀的可能性高2.4倍。


一项基于78个研究,包含近两万名参与者的元分析(meta-analysis)指出,更加推崇和践行男子汉气概的男人们心理健康状况更糟糕,同时他们也更不会在需要时去寻求帮助。


推崇和践行男子汉气概的男人们有更多危害身体健康的习惯,包括更多的酗酒、抽烟,更少的运动和蔬菜水果的摄入。


在青少年中,更加推崇和践行男子汉气概的男孩们与同伴相比,他们和朋友关系会更糟糕,抑郁症状更明显,同时他们的学校参与度也更低,成绩也更低。


近几年在欧美国家,“有害的男子汉气概”越来越受到人们的关注和批判。在国内,大家也常用“直男癌”这个词来概括或形容很多上述说到的价值观和行为。


但其实男子汉气概并不像是癌症,因为癌症本身虽可遗传,但不会传染。真实生活中的男子汉气概,却是如病毒一般的存在,它看不见摸不着,通过人们的交流接触进行传播。


所以,预防和改变这有毒的男子汉气概并不能只是针对那些“病入膏肓”的人,社会里的每一个人都有责任和义务来防止这种毒害的扩散。


所以,无论你是男性还是女性,如果你希望自己可以身心健康长寿,请允许并接受自己有脆弱的时候,要习惯向他人倾诉自己的烦恼和痛苦,也要明白需要和依赖别人也是非常健康的事情。


无论你是男性还是女性,也都请给向你求助的人多一些支持和包容,不要按照性别来规定脆弱的额度,也不要因为性别而吝惜你的同理心。


在任何一个鄙视链里,无论你站得多高,得到的有多少,你和其他每一个人一样,时时刻刻都在付出遵守这个秩序的代价。


所以我们每一个人都是这个不平等的性别秩序的受害者,要改变它,也需要我们每一个人的努力。


N号房事件:为什么普通人也会成为“恶魔”? 泛文娱

《就算敏感点也无妨》


N号房事件给社会的警示,也绝不仅仅是女性平权之迫切,更重要的,是之前认为女性平权事不关己的更多人——也就是男性群体必须要参与到这场运动中。


在女权主义,或者说性别平权这件事上,谁都不该轻易抽身。


参考资料:

What is toxic masculinity? | The New York Times (https://www.nytimes.com/2019/01/22/us/toxic-masculinity.html)

Coleman, D., Feigelman, W., & Rosen, Z. (2020). Association of high traditional masculinity and risk of suicide death: Secondary analysis of the Add health study. JAMA psychiatry.

Wong, Y. J., Ho, M. H. R., Wang, S. Y., & Miller, I. S. (2017). Meta-analyses of the relationship between conformity to masculine norms and mental health-related outcomes. Journal of counseling psychology, 64(1), 80.

Sloan, C., Conner, M., & Gough, B. (2015). How does masculinity impact on health? A quantitative study of masculinity and health behavior in a sample of UK men and women. Psychology of Men & Masculinity, 16(2), 206.

 Gupta, T., Way, N., McGill, R. K., Hughes, D., Santos, C., Jia, Y., ... & Deng, H. (2013). Gender‐typed behaviors in friendships and well‐being: A cross‐cultural study of Chinese and American boys. Journal of Research on Adolescence, 23(1), 57-68; Rogers, A. A., Updegraff, K. A., Santos, C. E., & Martin, C. L. (2017). Masculinity and school adjustment in middle school. Psychology of Men & Masculinity, 18(1), 50.          


文章来自微信公众号:看理想(ID:ikanlixiang),作者:杨芮、林蓝

N号房事件:为什么普通人也会成为“恶魔”?https://www.smalldaily.com/entertainment/202030044.html

沸点日报

快速获取国内热点事件,做时代同频企业家!
微信打赏二维码微信打赏
支付宝打赏二维码支付宝打赏
网址二维码扫一扫分享/收藏

本站所收集的资源来源于互联网公开资料,转载的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及用于网络分享,并不代表本站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也不构成任何其他建议。本站部分作品是由网友自主投稿和发布,本站仅为交流平台,不为其版权负责。

猜你喜欢

发表评论:

祖国成立70周年,你有没有过为祖国热泪盈眶的瞬间?
深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