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商泪洒内蒙额济纳旗 招商引资处处深坑陷阱

柳眉 / 泛商业 / 2周前 /
118 ℃
导读

【导读】策克口岸是内蒙古、陕、甘、宁、青五省区所共有的陆路口岸,是阿拉善盟对外开放的唯一国际通道。中国策克口岸阳光物流园项目筹备组负责人、阿拉善盟阳光商贸物流有限责任公司总经理、晋商杜少领因为招商引资泪洒额济纳旗,一处处的深坑陷阱让人触目惊心。旗领导强行干预插手工程筹建2010年5月,杜少领经时任额济纳旗经济和信息化局副局长王永鸿引荐,时任额济纳旗人民政府招...


晋商泪洒内蒙额济纳旗 招商引资处处深坑陷阱 泛商业

【导读】策克口岸是内蒙古、陕、甘、宁、青五省区所共有的陆路口岸,是阿拉善盟对外开放的唯一国际通道。中国策克口岸阳光物流园项目筹备组负责人、阿拉善盟阳光商贸物流有限责任公司总经理、晋商杜少领因为招商引资泪洒额济纳旗,一处处的深坑陷阱让人触目惊心。

旗领导强行干预插手工程筹建

2010年5月,杜少领经时任额济纳旗经济和信息化局副局长王永鸿引荐,时任额济纳旗人民政府招商引资的副旗长唐培敏(现为策克口岸经济开发区副调研员)热情接待,经过多次接触,达成了投资共识。

2010年6月18日,根据额济纳旗政府【2010】95号《专题会议纪要》:原则同意额济纳旗阳光煤焦商贸有限公司(法人杜少领)建设大型物流园项目。参会人员有常务副旗长刘玉山,副旗长陈铁军、唐培敏,旗经济和信息化局王永鸿,旗国土资源局薛瑞民、旗口岸办秦立新等。所需土地按临时用地办理,按政策和有关程序报批出让。

当时,杜少领对会议纪要确定的地块位置不利于建设多功能大型物流园以及“按照临时用地办理”提出质疑。唐培敏做出回答,先后对杜少领提出三点要求。1,“既然给你出了会议纪要,你就必须按照会议纪要执行,否则你在额济纳旗什么也不要干了”;2,“你就按照这个会议纪要开工吧,项目施工必须给小李(李海明)去做”;3,“旗政府有规定:项目公司达不到注册3000万元的,不能开工”。

施工商强迫交易讹诈199余万元

2010年8月13日,三无不法商人李海明(无施工资质、无施工图纸、无开工日期通知)不请自到,在项目地未勘察、未设计、未拿到施工图纸及技术资料等施工批文、不符合开工条件的情况下,强行进驻杜少领的物流园项目工地,擅自摊铺风化石,开始违法施工,而后又组织社会人员杨杰等采用聚众闹事,扰乱办公秩序,卡车堵门等方式强迫交易,讹诈所谓的工钱和工程款,前后长达3个多月。期间,杨杰还碰瓷敲诈杜少领所谓的修车费5000元。

而后李海明等虚构“城建部门原测量清单给阳光国物流有限公司大型停车场的面积为164400㎡”等事实,并于2010年12月15日以2010年4月23日“就变更、已不存在”的阿拉善盟恒信工程造价咨询有限公司的名义伪造《工程量确认单》证据,再通过法院恶意诉讼,获取违法利益1996486.8元。

唐培敏竟然对杜少领说:“你老杜投资开发这么大的百货、煤炭资源进出口等业务,不管怎么说人家小李(李海明)也是付出了,合法也好,不合法也好,他的工程款你也得给人家。”

办理一营业执照敲诈36万元

2010年6月中旬,一个自称是额济纳旗国土资源局工作人员,名叫达来的人主动来到杜少领办公室说:“听说你杜总注册公司遇到问题了,我可以帮你筹借3000万元进行注册,甚至可以3000万元项目建设大合作,但要支付借款利息”。

随后,达来与阿拉善盟工商局信息科科长额尔登巴图商量“筹借3000万元资金,并办理阿拉善盟阳光商贸物流有限公司注册”等事宜。

期间,达来于2010年6月17日要走8万元、2010年7月5日要走6万元、2010年8月1日要走4万元、2010年8月2日要走2万元。先后分4次向杜少领索要“借款利息”合计20万元。

2010年8月1日,达来给杜少领送来阿拉善盟阳光商贸物流公司营业执照时,杜少领要求达来带上他立即进行对接查看注册资金等情况。达来以出差外蒙由,从此失去联系。

2010年12月31日下午,因李海明“恶人先告状”说:杜少领诈骗。额济纳旗公安局经侦大队大队长王小龙、副大队长郎永春以到办公室说事为由,把杜少领骗到额旗看守所,以“涉嫌虚报注册资本”罪名刑拘14天,最后交纳2万元保证金才取保候审。

此时,达来又现身了,找到杜少领说只要“出16万元一切可以摆平”,保证一周内公安局撤销案底,保证你杜少领本人和项目建设不受任何影响,就像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一样。杜少领无何奈何,只得照办。

就这样,杜少领因项目公司注册一事,被达来、额尔登巴图“敲诈”36万元,还额外花费2万元蒙受14天的牢狱之灾。

公检法司集体乌龙制造冤案

在李海明违法施工,强迫交易讹诈199万元过程中, 内蒙额济纳旗公证处主任尹鑫 “充当帮凶”, 分别于2010年12月15日和25日为李海明提供伪造的、“早已不存在”的阿拉善盟恒信工程造价咨询有限责任公司《工程量确认单》,出具了虚假错误的(2010)额公证字395号《公证书》,且不“自查自纠”至今拒不撤销。导致李海明通过法院虚假诉讼有了“证据效力”,从而获取违法利益1996486.8元。

据额济纳旗公安局2020年1月22日出具的策克边境派出所的《接处警材料证明》显示:2010年10月24日杜少领电话报警称,在策克口岸庆华公司南门阳光物流公司有几人在公司不走,扰乱公司正常办公秩序等;处警情况“阳光公司拖欠八道桥石料厂的石料钱没有付清,阳光国际物流公司支付了八道桥石料厂的石料钱”。

该《接处警材料证明》内容不属实,因为杜少领公司与八道桥石料厂从未发生过任何业务关系,而阳光公司从未拖欠八道桥石料厂的石料钱,也不存在“阳光国际物流公司支付了八道桥石料厂的石料钱”的事实。事实证明:正是因为策克边境派出所民警弄虚作假、欺上瞒下,以及多次的不出警,才导致李海明无法无天。

时任额济纳旗法院副院长李润亮在“杜少领被诈骗36万元“一案中,采用刑事法庭不开庭、隐瞒杜少领被诈骗36万元的证据,造假《法庭审理笔录》、造假《宣判笔录》、造假(2011)额刑初字第16号《刑事判决书》等判杜少领一年有期缓期两年执行。事后,李润亮对杜少领说:“你杜少领就是告到天安门,也告不倒我李润亮!”

2013年6月25日,额旗公安局以查明、侦破额尔登巴图诈骗杜少领20万元犯罪事实,移送额旗检察院审查起诉。

2013年12月19日,额济纳旗公安局却对额尔登巴图涉嫌罪名变更为虚报注册资本罪,并追加达来为同案犯。

2014年7月29日,额旗检察院分别对额尔登巴图、达来作出额检刑不诉(2014)10、11号不起诉决定。

12年来,杜少领一直在漫漫维权路上。因为招商引资,前期办公场所建设,工作人员工资开支,项目相关手续的申报审批,各种索要请客送礼等花费300多万元,加上李海明强迫交易讹诈的财产、以及扣押杜少领个人名下的奥迪A6、三菱、口岸房屋和被达来、额尔登巴图“敲诈”36万元,还有取保候审保证金2万元、杨杰碰瓷敲诈5000元。工程还没有落地,五六百万元却打了水漂,还蒙受了14天的牢狱之灾。而“违法施工、强揽工程、强迫交易、寻衅滋事、讹诈财产等”的三无不法商人李海明和“诈骗36万元,滥用职权违规办理公司注册”的实施人达来、额尔登巴图等却至今逍遥法外。

内蒙古竟然是如此恶劣的营商环境。我们真希望这是个案,而不仅仅是“冰山一角”。(待续)

晋商泪洒内蒙额济纳旗 招商引资处处深坑陷阱 泛商业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权责归原作者所有,沸点日报系信息发布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如有侵权或违规内容请及时与我方联系,我们将及时进行处理。

泛商业

发表评论:

深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