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北唐山市靳宝辉:六年申诉期盼迟来的正义

柳眉 / 泛商业 / 2个月前 /
168 ℃
导读

我叫靳宝辉,河北省唐山市滦南县人,原任唐山空港城开发区市政建设管理服务中心主任,2015年12月14日,被唐山市路南区法院以滥用职权判处有期徒刑三年,缓期三年执行。2018年12月11日,我向唐山市路南区法院递交申诉状,原审法院于2019年6月14日下达驳回申诉通知书【(2019)冀0202刑申1号】驳回了我的申诉。因一审认定事实不清,其存在严重问题,故本人...

我叫靳宝辉,河北省唐山市滦南县人,原任唐山空港城开发区市政建设管理服务中心主任,2015年12月14日,被唐山市路南区法院以滥用职权判处有期徒刑三年,缓期三年执行。2018年12月11日,我向唐山市路南区法院递交申诉状,原审法院于2019年6月14日下达驳回申诉通知书【(2019)冀0202刑申1号】驳回了我的申诉。因一审认定事实不清,其存在严重问题,故本人不服唐山市路南区法院(2015)南刑初字第191号判决,特实名反映,请求唐山市中院可以再审本案。

按照我国相关法律的规定,构成滥用职权的主体是国家机关工作人员,而本人所在单位唐山空港城开发区市政建设管理服务中心以及所下属的质监站是事业单位,并且案中只有对我管理服务中心主任的任命,并无担任质监站站长的任命。虽然质监站是市政建设管理服务中心的下属单位,但仍然是两个不同的主体,质监站自成立以来,仅仅有市编办同意设立批文,至今未取得事业单位独立法人资格,该机构及其工作人员也均未通过河北省住建厅考核,就连暂定资格都没有。一审认定我“应当依据国家法律法规对新建、改建、扩建的房屋建筑和市政基础设施的工程质量进行监督”是没有任何法律依据的。现行法律法规并没有授予市政建设管理服务中心或是质监站国家行政管理职权,案中的证据也不能证实市政建设管理服务中心或质监站接受国家机关委托行使职权,更无证据证实市政建设管理服务中心或质监站有行政处罚权和行政执法权。相反,案卷中的证据只能证明,在取得相应的资质和资格前,我及所在单位没有权利对任何工程进行监督,事实上,唐山市住建局才是对唐山空港城开发区新建、改建、扩建的房屋建筑和市政基础设施的工程质量负有监督管理职责的建设行政主管部门。在一审中,既已认定了我的身份是国家工作人员,是事业编制,法院却在我不能构成滥用职权罪主体的情况下认定我的行为构成滥用职权,其结论是站不住脚的。况且,一审并没有查明我所为的组织验收的行为到底是在什么情况下组织的验收,也没有查明所谓组织验收的行为到底是滥用的什么职权,是职权范围内的还是职权范围外的?是行政权力还是民事权利?

一审认定我给国家造成重大损失,却没有一个具体明确的损失数额,仅凭价格鉴定结论书和唐山市审计局审计报告两份工程造价,就给我定性为造成重大损失。滥用职权是否构成犯罪,造成损失和损失程度是关键。然,整个案卷没有任何证据能证明我的行为给致使公共财产、国家和人民利益遭受损失。

一审认定了两个证据,一个是“价格鉴定结论书,证实纬一路一期工程实际价值人民币10616000元”,另一个是“唐山市审计局审计报告,证实工程结算款为人民币34022000元”。一审认定的这两个证据都只是工程造价,均不是财产损失,不能证明我本人为国家造成了重大损失。而被一审采纳的证据之一的审计报告,早在2015年5月26日因发现存在严重的质量问题已经撤销。我作为唐山空港城开发区市政建设管理服务中心及其工程质量和安全监督站的负责人,其职责范围及工作内容与工程造价毫无关系,因而这两个证据均与我本人无关。

工程质量监督报告系伪造,签名公章均与本人无关,况且我更没有组织验收职权,一审未予查实就认定为我犯罪的证据。一审认定“被告人靳宝辉作为工程质量监督站的负责人,在尚未获得监督资质,且明知该工程施工队不具有建设资质、未取得规划许可证、施工许可证的前提下,在该工程竣工后补办了监督备案手续,并组织验收了该工程,出具了工程质量监督报告,该报告作为工程款结算的重要依据,给国家财产造成了重大损失,其行为符合滥用职权罪的构成要件。”

一审认定我在该工程竣工后补办了监督备案手续。根据《河北省房屋建筑和市政基础设施工程质量监督管理实施办法》第十五条规定,建设单位办理质量监督手续时,按规定要求提交《工程质量监督手续申报表》等相关资料,监督站查验提交的资料并填写《工程质量监督手续审查表》,不符合要求的,出具《工程质量监督手续不予受理单》,符合要求的,监督站出具《工程质量监督手续受理单》,建设单位凭此单去办理施工许可手续。但翻遍了整个案卷,也未能找到补办的《工程质量监督手续申报表》、《工程质量监督手续审查表》和《工程质量监督手续受理单》等书证。另外,本案卷宗提供的《工程质量监督书》、《工程质量监督工作计划》和《工程质量监督交底记录》等证据均不是监督备案手续,而且不具有任何法律效力的,《工程质量监督书》是以规划建设局的名义提供的,但规划建设局没有盖章确认,即使盖章也无效,因为唐山市住建局并未下放质量监督职能;《工程质量监督工作计划》的编制人、审核人不应机打,应本人签字,最重要的是没有审批人签字;《工程质量监督交底记录》无工程质量责任主体及相关单位人员和监督组人员签字。

一审认定我组织了验收的证据只有一人的证言,而没有其他书证和其他证人语言可以佐证,建设工程竣工验收报告的验收机构人员名单中更是没有我的名子。根据建设部相关规定,工程竣工验收由建设单位负责组织实施,本项目的建设单位是唐山空港新城开发建设投资有限责任公司,我并非建设单位人员,认定我“组织验收了该工程”显然没有法律依据,不仅如此,本案卷宗中的书证和其他证人证言也完全可以证明该工程竣工验收是建设单位组织的,与我无关。唐山市住建局是该工程竣工验收的监督部门,我及其负责单位与唐山市住建局没有任何隶属关系,我组织验收了该工程毫无依据。

本案案卷中工程质量监督报告居然有二份,其中一份因为很明显是伪造,原审已经依法予以排除,另一份被认定的监督编号为2014-S-01的工程质量监督报告同样也是伪造的,该报告格式与省住建厅要求的标准格式明显不符,做了很大改动;该报告公章与审批部门不符,审批部门应该是唐山市住建局,却加盖了唐山空港城临空经济开发区建设工程质量监督站公章,同时案卷中证据能够证实质监站的公章不是由我掌管;此监督报告签名是冒签,并非我本人所签,另外两个当事人李贺柱和刘昭伟的证言也证明该报告签名均不是其本人所签,而且公诉机关也未提供该报告签名是本人所签的相关证据。需要特别强调的是,公诉机关在侦查阶段对该报告签名做了笔迹鉴定,但本案案卷中却没有鉴定结论,因笔迹鉴定结论完全可以证明签名是冒签。我的辩护律师在庭审现场明确提出工程质量监督报告实属伪造,但一审却未予查实。

律师意见:

1、原审审理因果关系依据的证据系孤证,无法证实行为与损害结果的因果关系。工程质量监督报告“作为工程款结算的重要依据”(判决书第7页)是原审认定靳宝辉所谓的滥用职权行为与所谓的造成国家重大财产损失之间刑法上因果关系的唯一证据,但是孤证不足以形成完整的证据链。

2、原审没有审理靳宝辉应当行使职权的范围,原审未查清靳宝辉是否有授权行使行政职权,以及靳宝辉滥用职权的内容,超越职权的内容,靳宝辉是国家机关工作人员的身份问题。审判应当以事实为依据,应当以证据为支持,案件证据不足。

3、原审认定靳宝辉组织验收的行为属于超越职权,因而认定靳宝辉的行为构成犯罪。但是原审判决却没有查明靳宝辉所为的组织验收的行为到底是在什么情况下组织的验收?也没查明靳宝辉所谓的组织验收的行为到底是滥用的什么职权?是靳宝辉职权范围内的职权,还是职权范围外的职权?是行政权力还是民事权利?

4、国家财产造成重大损失问题。原审认定靳宝辉“给国家财产造成了重大损失”(判决书第7页),依据判决书第6页认定了两个证据,一个是“价格鉴定结论书,另一个是“唐山市审计局审计报告;在本案立案之前,2015年5月28日,唐山市审计局已将该局出具的关于唐山市空港城开发区纬一路一期项目工程决算审计决定(唐审投决【2014】2号)依法撤销(见附件3)。财产损失与工程决算审计决定是不同的概念。上述两个证据本身涉及的都只是工程造价。

5、对于质量监督报告上的签名和盖章没有查明。庭审中被告已经说明报告上的签名不是本人所签。据靳宝辉所称,在侦查阶段已经对该签名进行过笔迹鉴定,但是案卷中却没有鉴定结论。

6、其他证据问题:《工程质量监督书》是以规划建设局的名义提供的,但规划建设局没有盖章确认,即使盖章也无效,因为唐山市住建局并未下放质量监督职能;《工程质量监督工作计划》的编制人、审核人不应机打,应本人签字,最重要的是没有审批人签字;《工程质量监督交底记录》无工程质量责任主体及相关单位人员和监督组人员签字。

既然一审判我构成犯罪,那么涉案项目从立项、规划、作预算、招投标、办理开工手续、质量监督、验收、进行决算、拨付工程款,直至审计,在各个环节、各个部门均存在不同的失职行为,任何一个环节或部门的依法依规行政,都不会出现今天的后果。然而,其他单位和人员失职或犯罪行为均未追究、不闻不问,却只追究我这个没有任何职权的市政建设管理服务中心主任的责任,显然是不合理的。

综上所述,一审对于指控我犯有滥用职权罪事实不清,证据不足,存在严重瑕疵。恳请唐山市中院及上级领导,可以核查事实,再审此案,对我作出公正的判决。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权责归原作者所有,沸点日报系信息发布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如有侵权或违规内容请及时与我方联系,我们将及时进行处理。

泛商业

发表评论:

深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