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官不理旧账?国家几次发函兰西县仍拖欠三方确认工程款

柳眉 / 泛商业 / 2个月前 /
443 ℃
导读

        文 / 赵志强         2021年2月19日,大年初八,黑龙江省兰西县政府节后上班的第二天,张明君已开始了牛年的第一次讨债。没有见到韩奉财县长,常务副县长徐晓平予以接待并承诺:过两天上会研究。在大年前1个多月就加快了讨债节奏的张明君,曾得到徐副县长和韩县长"等上会研究之后解决"、"年前优先解决农民工工资" 这样的承诺。可苦等到大年前两...

        文 / 赵志强 

        2021年2月19日,大年初八,黑龙江省兰西县政府节后上班的第二天,张明君已开始了牛年的第一次讨债。没有见到韩奉财县长,常务副县长徐晓平予以接待并承诺:过两天上会研究。在大年前1个多月就加快了讨债节奏的张明君,曾得到徐副县长和韩县长"等上会研究之后解决"、"年前优先解决农民工工资" 这样的承诺。可苦等到大年前两天,韩县长却告诉张明君"政府没钱"。于是,张明君过了第4个被包工头、供货商等堵门逼债的大年。 

       4年前,作为建设单位的兰西县康荣乡政府(2018年撤乡建镇),与施工单位黑龙江振华房地产开发集团有限公司(简称:振华公司)以及监理单位三方签字盖章确认"北国玫瑰小镇"完工的工程总造价为1.47亿多元,但此后却长期拖欠工程款。走投无路的振华公司法定代表人张明君连续向各级政府、媒体等进行了投诉、举报。国务院减负办以及黑龙江省、绥化市的相关部门曾几次致函该县敦促解决问题,但至今仍拖欠包括2000多万元农民工工资在内的9400多万元工程款;多家媒体曝光后,该县成立了由县政法委、公安局、税务局等组成的调查组来调查振华公司自成立以来十几年所有的工程手续以及缴税情况。因未查出问题该企业"幸免于难",但工程款却依然被拖欠。 

       县主要领导更换后,三方确认工程款被拖欠 

       2016年,为搞好"美丽乡村建设",当时的兰西县委王书记等领导确立了县年度重点建设项目"北国玫瑰小镇"的框架。 

       依照招投标法,通过邀标方式,振华公司取得了"北国玫瑰小镇"项目的建设资格,还与项目的甲方康荣乡政府签订了《康荣乡"北国玫瑰小镇"整屯搬迁建设项目合作框架协议书》。 

       2017年5月,"北国玫瑰小镇"奠基。两个月后,县委王书记调走,李英男接任。 

       经过5个月施工,振华公司完成了11栋回迁楼的主体工程和1座锅炉房的工程建设,加上此前建设的1栋村委会办公楼,总建筑面积达6万平米左右。 

       "我们双方签订的合同约定,在回迁户入住前,甲方将全部工程款结清并打入乙方帐户,可是在2018年初,县镇领导怕回迁居民不能平安入住造成集体上访,就由镇党委王书记找我们说工程款马上到位,在工程没有验收的情况下,强行让所有回迁户入住。" 张明君称, "我公司共完成合同内工程1.47亿多元,还有合同外700万元,以及2015年榆林镇政府建榆林幼儿园欠我们的370多万元占地款(合同约定在2016年10月3日前付清),共欠我公司1.57亿多元,但不管我公司怎么哀求,县政府就是不付款。" 

       2018年9月21日,建设单位兰西康荣乡政府(2018年撤乡建镇)、监理单位绥化市工程建设监理有限公司兰西分公司以及施工单位振华公司,三方在《玫瑰小镇完成工程量统计表(合同内招投标)》上签字盖章,确认"北国玫瑰小镇"完成的工程总造价为1.47余亿元。 

新官不理旧账?国家几次发函兰西县仍拖欠三方确认工程款 泛商业

(图说:康荣镇政府、振华公司、监理单位三方确认工程总造价表) 

        "巨债压顶、没有周转资金,振华公司业务陷入停顿,我只好上班一样地去讨债。"张明君称,"我看到工信部《关于做好2019年清理拖欠民营 企业中小企业账工作的通知》等文件后, 开始向有关部门反映问题。" 

        "因为我公司的连续讨要,加上农民工上访讨薪,引起了媒体的关注。2019年春节前十几天,王副县长和康荣镇王书记向前来采访的几位电视台记者承诺:在2019年春节前给3000万元,在2019年6月30日前付清全部余款。我和森达门业公司地齐经理以及汤工长都在场。可是他们又一次违背了承诺。"张明君无奈地说,"在2019年春节前一周左右,县劳动监察局张副局长来到振华公司,他说,'在给你公司拨款3000万元前,你公司和工程承包组必须向政府写出书面承诺说政府不欠农民工工资了,否则一分钱不给'。我说,'政府给的钱也不够工资呀'。他说,'不写就不给拨款'。为了在春节前能得到这救命钱,我只能同意,还说服了承包组领头人,违心地写下了承诺书。" 

       县政府要给工程款的"喜讯"很快扩散开去。在春节前几天,很多债主便到振华公司守候,张明君的办公室里挤满了人,甚至连走廊都是要账的人。 

       可等到春节前两天还不见政府拨钱,大家就愤怒了。 

       汤工长一把抱住了张明君绝望地说,"咱俩从这个楼上跳下去就一了百了了。" 

       张明君慌忙劝他道,"从这六楼跳下去咱俩是解脱了,可这些工人怎么办?我还欠那么多人的钱,人家怎么办?现在唯一的出路只能是把工程款要回来还债。" 

       安抚住汤工长后,张明君连忙继续催促政府相关领导。 

       "直到大年前一天快中午的时候,县政府才拨款500万元,而不是承诺的3000万元!我傻眼了,工长们也都傻眼了:这没法分啊!我不敢告诉工人们,急忙找王书记,他也没办法。我连忙去找副县长、县长,还去找县委书记李英男,结果连一个人都找不到。"张明君流着泪说,"我只能把实际情况告诉工人们,他们火了,有的围住我开始吵骂起来。我说你们就是打死我也拿不到钱啊!我随后连连跟人家道歉、说好话,好在以往我和他们的关系不错,绝大多数 人不怪我,渐渐离去,可还有几人去我家逼债,我的这个年夜饭吃得太堵心了啊!" 

        "又经连续讨要,县政府又拨付些工程款,但还欠9400余万元(含2000多万元农民工工资)就不再支付了。县政府单方找评估公司对三方已经核实签字确认的工程款进行所谓的审计,将工程造价由1.47亿元压至1.1亿多元,还逼迫我公司接受,我们不接受,他们就以这制造出来的'争议'不支付农民工工资及工程款。"张明君称,"他们的这种行为违背了国务院颁布的《保障中小企业款项支付条例》的工地。" 

       无奈之下,张明君以《保障中小企业款项支付条例》为依据,向绥化市、省政府、省纪委以及国务院清欠领导小组反映兰西拖欠巨额工程款3年多不给、破坏营商环境等问题。 

        "2020年10月初,绥化市纪委电话告知已正式受理。10月20日左右,镇、县领导找我谈话,意思是县委李英男书记同意付款,但要按照原来审计的结果付款,且不付利息。"张明君称,"我不同意,因为三方都签字盖章确认的工程款即为无争议工程款,为什么还要耍赖评估?而且至今我也没有看到这个所谓的审计报告,更重要的是国务院颁布的《保障中小企业款项支付条例》明确规定政府延迟付款应按每日万分之五付利息,你怎么能说不给就不给呢?要知道我每天也要支付利息,你不给利息,我怎么办?该条例还明确规定政府的招投标项目不能以审计结果为结算依据,应该执行中标价格,对于没有合同约定或者法律行政法规依据要求以审计机关的审计结果作为结算依据的,由其主管部门责令整改,拒不改正的,对直接负责的主管人员和其他直接责任人员依法给予处分。" 

       "县政府为什么不执行该条例?难道不知道恶意拖欠农民工工资应被追究刑事责任的吗?"张明君激动地说,"有一位副县长竟然说这个条例只是指导性意见。这让我震惊不已:你们竟然把条例当作了指导意见!"" 

        媒体曝光后,兰西县未解决问题却要"解决"反映问题的人

        2020年11月9日,十多家媒体以《黑龙江兰西:拖欠工程款难煞振华公司》为题,曝光了该县政府拖欠巨额工程款的问题后,兰西县政府 "高度重视",立即组织召开了协调会,成立了康荣镇"北国玫瑰小镇"项目拖欠工程款问题调查工作组,并确定由县委政法委牵头,组织县税务分局、公安局等部门,针对舆情信息反应的问题,进行调查核实。 

       据11月18日的《兰西县县长办公会议纪要》,韩奉财县长在会上听取了县政法委副书记关于康荣镇"北国玫瑰小镇"项目相关调查情况的汇报后,就相关工作进行了安排部署。 

会议要求,徐副县长、县政法委郑书记等要积极参与涉事企业沟通对接,并依法依规确定康荣镇"北国玫瑰小镇"项目所涉及的相关账款,研究符合县情实际、切实可行、涉事方均认可的还款方式。待相关事宜均明确后,康荣镇政府、振华公司、兰西县宏远建筑工程有限公司及施工方等各方签订有关协议,确保不出现次生问题后,按涉事方议定的还款方式和金额予以还款。 

       该会议还有一条重点要求,即县财政局、税务分局及其他相关部门,要尽早介入调查涉事企业的税费问题。 

新官不理旧账?国家几次发函兰西县仍拖欠三方确认工程款 泛商业

(图说:兰西县长办公会议纪要显示,领导要求财政局税务局等要尽早介入调查涉事企业的税费情况) 

       "镇政府、县政府没有人找我沟通解决欠款问题,却紧锣密鼓地调查我公司自成立以来十几年所有的工程手续以及缴税情况,但我公司没有问题。"张明君气愤地说,"看来解决欠款问题仍有障碍,想通过查手续以及缴税来'解决'我这个反映问题的人也许是目的所在。" 

        国务院减负办几次下函,但仍无果 

        2020年11月25日,张明君又投诉到全国人大常委会。 

        12月2日,黑龙江省减轻企业负担联席会议办公室给绥化清欠部门下发《关于调查核实有关拖欠账款情况的函》:近日我办收到国务院减负办转来的清欠问题线索,反映存在政府部门国有企业拖欠民营企业中小企业账款情况, 现将有关问题线索转给你们,请认真组织核实调查,并提出处理意见,并于12月10日前反馈我办。对于未清偿且不存在争议款,请督促立即还款并跟踪还款情况;对存在争议欠款,未审计决算或者正处于司法程序的,请敦促拖欠主体主动与企业联系,做好解释工作,推动争议解决。 

        同日,绥化市清欠工作领导小组办公室、绥化市工业和信息化局给兰西下发《关于调查核实有关拖欠账款的函》:12月2日,市清欠办再次收到国务院减负办受理的清欠问题线索,内容为兰西拖欠振华公司负责承建的"北国玫瑰小镇"建设项目工程款,请该县高度重视振华公司的诉求,与企业做好沟通衔接,尽快解决此问题,务必于12月4日前将解决情况及相关佐证反馈至市清欠办。 

新官不理旧账?国家几次发函兰西县仍拖欠三方确认工程款 泛商业

(图说:黑龙江省减轻企业负担联席会议办公室文件显示,振华公司的投诉引起了国务院减负办的关注与重视) 

       "国务院清欠办要求,要与企业做好沟通衔接,尽快解决问题,省政府相关部门也要求县政府与我方联系,但直至今天也没有任何人跟我公司联系,如果他们回复上级了,那也是欺上瞒下。"张明君激动地说,"在2020年12月,数家媒体对兰西县无视国务院、省、市等几次发函督办仍继续拖欠包括2000多万元农民工工资在内的9400多万元工程款的问题,但还是没有实质性进展。此后,我得到消息,国务院减负办第三次下了函,但还是没有实质性进展。" 

       振华公司:拖欠至今的关键原因是新官不理旧账 

       4年来振华公司张明君无数次去县政府讨债,国家、省、市相关部门多次发函关注、督办,媒体多次关注、曝光,还有国务院728号令的颁布实施,三方确认的工程款却被拖欠至今未解决,根本原因是什么? 

       振华公司认为:有懒政的原因,有蓄意报复的原因,但最关键的原因是新官不理旧账。 

       "2016年,县委王书记等领导是在'美丽乡村建设'大背景下确立了 '北国玫瑰小镇'的框架,而国家对新农村建设是有贷款扶持政策的,却因为一些部门拖了8个月未办理相关手续硬把机会拖过去了。"张明君称,"2017年7月,王书记调走,李英男上任,王书记确立的'北国玫瑰小镇'项目工程款就被拖欠。如果李书记新官理旧账,这个问题早解决了,因为在这之后,也有多次解决的机会。" 

       "2018年国务院信访联席会要求各级政府把政府欠款情况上报,以解决欠款问题。2019年初,振华公司向兰西县工信局上报了兰西县政府拖欠振华公司的工程款,而县政府在此后两年上报的政府欠款竟然是零,这样,振华公司失去了这个绝好的机会;'北国玫瑰小镇'项目拆迁腾出建设用地(余地)48万平方米,按国家地土地増减挂政策卖建设用地指标可得1亿多元,完全可以解决振华公司的问题,2019年政府领导与大庆市达成了意向,可这土地指标居然被搞没了,更令人匪夷所思的是竟没人追究不了了之;县政府将'北国玫瑰小镇'项目拆迁腾出的一小部分土地卖了2000万元建养猪场,按规定应该付工程款问题,但却一分也没给振华公司;还有,'北国玖瑰小镇'拆迁有13万平方米国有土地,县政府让国土部门以此立项向省里申请资金,省里最终拨付了2487万元,但还是没给振华公司一分却让县财政收帐了。"张明君无奈地说,"被逼无奈,振华公司只好向国务院督导组和纪委等投诉、举报,县领导更不高兴了,就蓄意报复硬拖着不给钱了。我不禁要问,兰西县到底想干啥呀?!" 

       "几年来,我像上班一样去县政府讨要毫无争议、本应给我公司的工程款,但因为我投诉举报后他们蓄意报复,更因为新官不理旧账,我怎么也要不回,致使颇具实力且信誉良好的振华公司早已奄奄一息、濒临破产。"张明君哀叹道,"大年初八我就去讨债了,徐晓平副县长表示要上会研究。我真的希望这次不是逗我玩儿,而是真的上会研究解决问题,更希望我本人已连续4年被人堵门逼债的噩梦在牛年结束!" 

       营商环境反映着一个地方的政治生态。优化营商环境,是激发市场主体活力的重要举措,也是加快融入"双循环"新发展格局的迫切需要。"十四五"期间,面对日趋激烈的区域竞争,只有抢占先机、赢得主动,高标准打造营商环境,才是推动高质量发展的不二之选。那么,相关部门是不是该对国家以及黑龙江省、绥化市相关部门多次发函关注、督办,媒体多次关注、曝光但至今仍未解决的三方确认工程款(含农民工工资)问题予以彻查呢? 

       为此,对于上述问题,媒体将继续关注。

新官不理旧账?国家几次发函兰西县仍拖欠三方确认工程款 泛商业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权责归原作者所有,沸点日报系信息发布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如有侵权或违规内容请及时与我方联系,我们将及时进行处理。

泛商业

发表评论:

深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