停牌42天难逃强制摘牌,面临百亿美元追偿!瑞幸开始大裁员?

晓雅 / 新零售 / 2周前 / 881 ℃ 导读

尽管瑞幸尚未从纳斯达克真正摘牌,但在资本市场,瑞幸早已被“抛弃”。文|《中国企业家》记者 谢芸子编辑|米娜头图摄影|肖丽“是真的,除了门店,其它部门都在裁员,瑞幸将按照国家规定对被裁员工进行赔付。”5月19日晚间,《中国企业家》从多名瑞幸咖啡技术部工作人员处得知瑞幸即将大幅裁员的消息。“基本上各部门都要裁掉50%的人员,砍掉多个项目,目前没有下发裁...

停牌42天难逃强制摘牌,面临百亿美元追偿!瑞幸开始大裁员? 新零售

尽管瑞幸尚未从纳斯达克真正摘牌,但在资本市场,瑞幸早已被“抛弃”。

文|《中国企业家》记者 谢芸子

编辑|米娜

头图摄影|肖丽

“是真的,除了门店,其它部门都在裁员,瑞幸将按照国家规定对被裁员工进行赔付。”5月19日晚间,《中国企业家》从多名瑞幸咖啡技术部工作人员处得知瑞幸即将大幅裁员的消息。

“基本上各部门都要裁掉50%的人员,砍掉多个项目,目前没有下发裁员具体指标的邮件,都是在口头约谈。”瑞幸咖啡一位管理人员表示,公司内部很多员工都开始找工作。

据悉,此前瑞幸已下发裁员名额,有意向员工可以联系组长直接申请裁员名额,此方式相当于员工主动离职。“主动申请,可确保会有N+1倍的离职补偿,”上述瑞幸技术部门员工向《中国企业家》表示,“目前裁员名额供不应求。”

另有位于厦门的瑞幸在职员工向《中国企业家》透露,瑞幸2019年的年终奖已下发,“但部分从神州优车转到瑞幸咖啡的员工,之前神州优车向他们承诺会发2019年年终奖,才决定申请转到瑞幸的,但到现在仍没有下发年终奖。”

对于裁员的消息,《中国企业家》跟瑞幸公关人员求证,对方称没有那么严重,并表示:“随着公司业务战略的调整,个别部门涉及人员的转岗与优化,一些员工离职属于正常的人员流动,主要是在执行2019年绩效考核的末位淘汰机制。”

该公关人士还表示:“目前瑞幸全国门店复工率在90%以上,公司员工总体稳定。”

几乎在同一时刻,“纳斯达克通知瑞幸必须摘牌”的新闻登上了热搜。

瑞幸5月19日发布的公告称,公司已于5月15日收到纳斯达克的书面退市通知,公司已决定从纳斯达克摘牌。

对于摘牌的决定,书面通知中给出了两点依据:一是根据纳斯达克上市规则,瑞幸咖啡于4月2日披露的虚假交易信息引发了对公众利益的担忧;二是瑞幸咖啡此前未能如实公开披露重大信息,其商业模式也是基于此前披露的虚假信息而建立。

5月19日,纳斯达克还表示,已计划于美国东部时间5月20日上午7时(北京时间5月20日晚7时)恢复瑞幸咖啡的股票交易。5月20日晚7点,瑞幸咖啡已恢复盘前交易,盘前股价闪崩,跌幅一度超过50%。

市场人士预计,退市会是一个艰难的过程,不排除未来瑞幸的股价会下跌至1美元以下,到时强制摘牌不可避免。而在停牌前,瑞幸咖啡报收每股4.39美元。

对此,瑞幸咖啡方面表示,计划要求在纳斯达克听证小组行动之前召开听证会。并在该听证会结果出炉前,继续在纳斯达克市场交易。一般而言,听证会通常安排在听证请求日后约30天至45天举行。

5月20日凌晨,陆正耀也对该事件做出回应。在其个人声明中,陆正耀表示对“纳斯达克不等最终调查结果就要求公司退市,出乎意料”,同时,陆正耀仍然强调了坚信瑞幸咖啡的商业模式和商业逻辑,声称“自己绝不是以‘概念做局’去欺骗投资人,质押瑞幸咖啡股票所得到的资金,也全部用于支持旗下各个企业的经营发展,没有用于个人挥霍,更没有转移资产”。

此刻距离瑞幸咖啡宣布停牌已过42天。陆正耀和瑞幸咖啡是否故意欺骗投资人,市场自有公论。

重组与关店

“自曝”涉及22亿元财务造假的丑闻后,瑞幸咖啡第一时间披露了该事件的“责任人”——COO刘剑及其余六名员工。此消息一出,舆论哗然,瑞幸咖啡的股价也一度暴跌85%。

4月27日下午,瑞幸又发微博称,中国证监会已经派调查组进驻瑞幸咖啡多日,目前瑞幸咖啡已被公安、工商部门接管。但彼时,瑞幸也称:公司及全国门店运营正常。随后的5月12日,瑞幸咖啡突然宣布,决定撤去瑞幸咖啡CEO钱治亚和COO刘剑的职务,任命瑞幸董事及高级副总裁郭瑾一为代理CEO。

同时,陆正耀退出公司治理委员会名单,新构成的治理委员会则由独立董事庄伟元、大钲资本黎辉与郭瑾一组成。某些程度讲,这样的人事变动或意味着瑞幸未来将由黎辉接管。

当日晚间,瑞幸向公司发布的内部信中也能看出,股东与管理层更希望通过新一届领导层成功度过当下的窘境,并使门店与公司加快恢复运营。内部信中称,“新一届的管理层将在董事会的领导下,尽快重组公司组织架构、重塑公司价值文化,强化内控确保合法合规,尽一切努力保持经营稳定。”

而与长期“生活”在厦门瑞幸总部的钱治亚及陆正耀不同,郭瑾一一直位于北京的神州优车总部。公开资料显示,郭瑾一虽也是“神州系”出身,但此前曾在交通部门就职,部分与其打过交道的媒体人对郭瑾一的印象,更多也是“低调与务实”。

2018年10月,《中国企业家》曾采访郭瑾一,彼时的瑞幸正处于“元气满满”的阶段,郭瑾一也有自信将瑞幸做到业界第一。“瑞幸想做咖啡的‘平权者’,很多人开玩笑说我们(因为急速扩张与巨额补贴)没文化,但其实做咖啡的人都是很有情怀的。”郭瑾一曾如此告诉记者。

但时至今日,瑞幸的状况已与当年大相径庭。

5月15日,媒体曝出瑞幸将关闭北京80家门店,这意味着,瑞幸要关闭北京门店的近五分之一。但也有消息称,瑞幸在关店的同时仍在持续开店、扩张。

“实际上,瑞幸咖啡关闭的这些门店都是早有计划的。”一位瑞幸管理层人士告诉《中国企业家》,而在瑞幸随后的回复中,也的确表示“关店更多是受疫情等相关因素的影响,是正常的门店优化行为”。

抛弃与减持

此刻更让陆正耀头疼的是瑞幸面临的财务危机。尽管瑞幸尚未从纳斯达克真正摘牌,但在资本市场,瑞幸早已被诸多大股东“抛弃”。

1月8日,瑞幸咖啡最大的外部股东大钲资本减持了瑞幸咖啡3840万股,持股比例从14.79%下降至12.15%。3月,大钲再对瑞幸减持至8.59%。此后,孤松资本、Capital Research Global Investors(CRGI)也已对瑞幸进行清仓。

5月15日,据华尔街日报报道,香港高级法院已冻结瑞幸资产,对其在开曼群岛及香港注册的资产进行出售或转移。

但另一边,陆正耀仍在争取最大的“权益”。

5月19日,据彭博消息,陆正耀旗下公司Haode Investment已起诉瑞信,要求后者就涉嫌违反一项已被加速的5.32亿美元贷款安排中的职责作出赔偿,并已申请禁令,禁止该公司在香港以外的任何司法管辖区启动法律程序。

在5月20日,陆正耀的个人声明中,也提到了自己会“倾尽全力让这个品牌能够走下去”,但陆正耀也承认,如果瑞幸退市,面临的困难和压力必将继续加大。而随着调查结果的公布,瑞幸或将面对高达百亿美元的罚款与巨额赔偿。

一直以来,瑞幸造假事件引起了业界对中概股在美国资本市场前景的广泛担忧。在5月18日,纽交所国际资本市场主管Alex lbrahim在接受《新浪财经》时也曾表示,纽交所目前与中国客户沟通依然良好,且这一友好关系已保持了很久,现阶段并没有感觉到来自任何方面的特别压力与担忧。但Alex lbrahim也强调,纽交所在上市业务上一直持非常谨慎的态度。

再反观中国的咖啡市场,似乎也并未受瑞幸“暴雷”的过多牵连。

4月27日,红杉资本宣布与星巴克中国达成战略合作,并称双方将更多聚焦在中国市场,合力推进星巴克在中国的数字化创新速度。当疯狂扩张的瑞幸前途未卜时,新的巨头玩家或将入局。

5月12日,来自加拿大的咖啡品牌Tim Hortons宣布获得腾讯投资,并表示将加速市场拓展,为中国消费者带来更好的咖啡产品及服务体验。

一直以来,Tim Hortons都有“平价星巴克”之称,且该公司隶属于RBI集团,该集团旗下拥有汉堡王、派派斯等全球知名连锁快餐品牌,实力不容小觑。与此同时,许久未见音讯的另一互联网咖啡品牌值得进一步关注。一位接近连咖啡人士曾向《中国企业家》透露,虽然目前连咖啡有关店现象,但公司正积极谋求业务调整与转型,且在近期会有较大的“新动作”。

停牌42天难逃强制摘牌,面临百亿美元追偿!瑞幸开始大裁员?https://www.smalldaily.com/retail/202030264.html

沸点日报

快速获取国内热点事件,做时代同频企业家!
微信打赏二维码微信打赏
支付宝打赏二维码支付宝打赏
网址二维码扫一扫分享/收藏

本站所收集的资源来源于互联网公开资料,转载的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及用于网络分享,并不代表本站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也不构成任何其他建议。本站部分作品是由网友自主投稿和发布,本站仅为交流平台,不为其版权负责。

猜你喜欢

发表评论:

祖国成立70周年,你有没有过为祖国热泪盈眶的瞬间?
深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