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为2019年收入8588亿元,徐直军回应美国芯片管制:不会任人宰割

佚名 / 新零售 / 2个月前 / 2393 ℃ 导读

徐直军称,美国政府任意修改“外国直接产品规则”,其实是破坏全球技术生态。潘多拉的盒子一旦打开,对全球化的产业生态可能是毁灭性的连锁破坏。文丨《中国企业家》记者 梁睿瑶编辑丨李薇图片来源|被访者“2020年我们力争活下来。”在美国实体清单和新冠肺炎疫情全球蔓延的双重阴影下,3月31日,华为集团轮值董事长徐直军在华为集团2019年年度报告发布会现场发出感慨。华为...

华为2019年收入8588亿元,徐直军回应美国芯片管制:不会任人宰割 新零售

徐直军称,美国政府任意修改“外国直接产品规则”,其实是破坏全球技术生态。潘多拉的盒子一旦打开,对全球化的产业生态可能是毁灭性的连锁破坏。

文丨《中国企业家》记者 梁睿瑶

编辑丨李薇

图片来源|被访者

“2020年我们力争活下来。”在美国实体清单和新冠肺炎疫情全球蔓延的双重阴影下,3月31日,华为集团轮值董事长徐直军在华为集团2019年年度报告发布会现场发出感慨。

华为发布的2019年年度报告显示,2019年,虽然被美国列入实体清单,华为全球销售收入仍同比增长19.1%,达8588亿元人民币;净利润627亿元人民币,经营活动现金流同比增长22.4%至914亿元。在消费者业务领域,华为智能手机发货量超过2.4亿台,PC、平板、智能穿戴、智慧屏等生态终端实现销售收入4673亿元人民币,同比增长34%。

面对新冠肺炎疫情在全球的蔓延,徐直军直言,华为在中国的生产活动已经全面恢复,短期内能满足全球客户、合作伙伴的供应需求,但若海外疫情得不到有效控制,少数供应商不能持续供应的话,华为也很难确保长期供应。

“我们全球的供应链每天都给我们通报动态,我们也为供应链上的伙伴提供力所能及的支持,同时尽可能地确保生产。”徐直军介绍。

徐直军曾在2019年的最后一天发布新年致辞,称2020年将是华为最艰难的一年,没有了2019年上半年的快速增长与下半年的市场惯性,实体清单依然存在,生存下来成为第一优先。

3月10日,美国政府再次将实体清单临时许可证延期至5月15日,但是路透社报道称,美国商务部正在起草新的“外国直接产品规则”,这项规则将限制跨国公司将美国专有技术用于军队或国家安全产品,迫使使用美国芯片制造设备的公司在发货前需得到美国许可。

如果这项规定出台,全球最大半导体制造厂商台积电为华为进行的芯片代工或将受到影响。

对此,徐直军表示:“我看到了路透社报道的消息,同时也看到了2020年3月29日《中国日报》的消息,《中国日报》提到:如果新措施得以实施,中国政府也别无选择,只能对某些公司采取同样的措施。我想,中国政府不会让华为任人宰割,或者对华为置之不理。相信中国政府也会采取一些反制的措施。为什么不能基于同样的网络安全原因,禁止美国公司的5G芯片及含有5G芯片的基站和智能手机、各种智能终端在中国使用呢?”

同时,徐直军强调,即便美国采取新的限制措施,华为还能从韩国的三星、中国台湾MTK、中国展讯购买芯片来生产手机。“就算华为因为长期不能生产芯片做出了牺牲,相信在中国会有很多芯片企业成长起来,和韩国、日本、欧洲、中国台湾芯片制造商目前提供的芯片来研发生产产品。”

“如果美国政府可以任意修改‘外国直接产品规则’,其实是破坏全球技术生态,如果中国政府采取反制,会对产业造成怎样的影响,推演下去,这种破坏性的连锁效应是令人吃惊的。”徐直军说,“潘多拉盒子一旦打开,对于全球化的产业生态可能是毁灭性的连锁破坏,毁掉的可能将不止是华为一家企业,全球产业链的任何一个玩家都很难独善其身。

华为2019年收入8588亿元,徐直军回应美国芯片管制:不会任人宰割 新零售

抢回海外市场?

从年度报告可以看出,2019年华为全年净利润同比增长了5.6%,这个增速低于2018年和2017年。华为将净利润增速放缓归因于2019年5月16日被列入实体清单后,华为需要重构供应链。

“海外收入占比下降与‘5.16’以后谷歌不再给我们新上市产品提供GMS(Google Mobile Service,谷歌移动服务)系统非常有关,我们在中国以外的消费者,5月16日之前高速增长,5月16日之后快速下降,到第四季度稍微有所回升。”徐直军现场称,GMS系统的断供,至少影响了100亿美金左右的海外消费者业务收入。

2月24日,华为正式推出了HMS(Huawei Mobile Services,华为移动服务)系统,来取代谷歌的GMS系统,以此来挽回海外市场的销售。

2019年,华为在to B业务上发力颇多,首次发布了计算产业战略,推出全球最快昇腾910 AI处理器及AI训练集群Atlas 900,实现销售收入897亿元人民币,同比增长8.6%。目前,全球已有700多个城市、世界500强企业中的228家,选择华为作为其数字化转型的伙伴。

华为副董事长胡厚崑曾向《中国企业家》对比华为与谷歌的开发者生态建设,他表示,相比谷歌,华为的全球开发者生态尚在起步,优势在于to B业务,因为华为整个ICT(信息与通信技术)业务都是面向to B,这种与to B客户深度的联接配置,有利于华为抓住机会。

根据2019年年报最新数据,华为在研发上投入1317亿元人民币,占全年销售收入15.3%,近十年投入研发费用总计超过6000亿元人民币。

“我们整个智能终端业务肯定不会局限在国内,要努力做成全球业务。”徐直军表示,华为希望能够继续使用GMS系统,但这个决定权不在华为手上,华为能做的就是去构建HMS生态和App Gallery。

国内,华为正在全面推进“1+8+N”全场景智慧生活战略,海外,助力打造整个HMS生态,来支撑华为智能手机在海外的销售。

欧洲5G部署受影响

2019年,5G在全球的热度前所未有,但事实上,去年整个全球5G还处于部署的启动期,并没有到达规模发展,华为2019年5G的收入也仅有30多亿美金,占整个公司的收入比例、运营商收入比例都非常小。不过,从来没有一个技术能够像5G一样传播之广,这让消费者更容易接受新技术,也令企业节省了大量的传播成本。

在运营商业务领域,华为推出了RuralStar系列解决方案,2019年累计为超过50个国家和地区的4,000多万偏远区域人口提供移动互联网服务,实现销售收入2,967亿元人民币,同比增长3.8%。

不过,新冠肺炎疫情在全球暴发,令人们对于网络和5G的需求认识更深,这也使华为发现其在运营管理上存在的问题和面临的挑战,会在疫情结束后进一步成形、改进和优化。

徐直军坦言,新冠肺炎疫情在欧洲的蔓延,直接影响了华为在欧洲5G的部署。

“欧洲的(部署)肯定会延后,疫情多长时间延后就多长时间。”徐直军透露,2019年,美国对华为全球5G的业务打击和遏制,还是带来了很多影响。华为需要花费大量的时间和精力去跟客户、合作伙伴和相关政府监管机构解释。

“我们还有少数几个客户的2G、3G和4G网络本来是由华为提供服务,出于各种原因,他们没有继续选择华为的5G技术,或者部分区域没有继续选择用华为的技术,比如澳大利亚、丹麦以及挪威的客户。”徐直军介绍。

中国的疫情已经得到初步控制,徐直军表示,目前三大运营商都在组织招标进程。“我相信中国三大运营商会完成他们年初计划的5G建设量,甚至可能有增加,这取决于我们能不能跟得上,部署的速度能不能把疫情失去的几个月抢回来,还得取决于他们有多少预算。”

华为2019年收入8588亿元,徐直军回应美国芯片管制:不会任人宰割https://www.smalldaily.com/retail/202030059.html

沸点日报

快速获取国内热点事件,做时代同频企业家!
微信打赏二维码微信打赏
支付宝打赏二维码支付宝打赏
网址二维码扫一扫分享/收藏

本站所收集的资源来源于互联网公开资料,转载的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及用于网络分享,并不代表本站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也不构成任何其他建议。本站部分作品是由网友自主投稿和发布,本站仅为交流平台,不为其版权负责。

猜你喜欢

发表评论:

祖国成立70周年,你有没有过为祖国热泪盈眶的瞬间?
深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