沸腾的社交电商正在冷却

晓雅 / 新零售 / 1个月前 / 1051 ℃ 导读

说实话,社交电商的火爆多多少少还是有一些偶然的。因为在很多人的印象里,所谓的社交电商其实就是微商的代名词而已。但是,就是这样一个看上去毫无新意的存在却突然火了起来,不仅巨头们参与其中,资本同样也来搅局。阿里、京东、苏宁等电商巨头都在将社交电商看成是重点发展的对象,投资机构同样下足了血本在社交电商身上不断进行布局。虽然从表面上看,社交电商非常火爆,但是,在这片...

沸腾的社交电商正在冷却 新零售

说实话,社交电商的火爆多多少少还是有一些偶然的。因为在很多人的印象里,所谓的社交电商其实就是微商的代名词而已。但是,就是这样一个看上去毫无新意的存在却突然火了起来,不仅巨头们参与其中,资本同样也来搅局。

阿里、京东、苏宁等电商巨头都在将社交电商看成是重点发展的对象,投资机构同样下足了血本在社交电商身上不断进行布局。虽然从表面上看,社交电商非常火爆,但是,在这片火爆的市场下面其实早已经是暗流涌动。

单纯地依赖资本和流量,缺少了对于用户需求的精准把控,还有对商品质量的提升,即使是再火爆的社交电商说到底都不能算是创新性的东西。所以,当社交电商不再与巨头、资本牵连,退潮和落幕将会是一种必然。遗憾的是,人们并未真正意识到社交电商市场正在发生的这种转变,而是抱着不同的目的投身其中。

有人为了用社交电商来融资;有人为了用社交电商来卖货;有人为了用社交电商来布局……无论怎样,社交电商都是被当成是一种工具来看待的。当社交电商被当成是工具的时候,其实已经变了味儿。因为工具这种东西是可有可无的,特别是在现在这样一个概念频出的时代,工具本身的可替代性其实是非常强的。

没了社交电商,我们可以用大数据,可以用量子计算,可以用区块链,可以用AI的概念替代。相比较社交电商,这些新技术、新概念的吸引力或许更强一些。所以,对于社交电商的工具性的定位并不是什么好的想法,相反还会把自己带入到进退两难的境地里。

另外,社交电商本身其实并没有太多的含金量。正如很多人认为的社交电商是微商的代名词一样,仅仅只是将“社交”与“电商”进行结合,忽略了更多深度的改造,所谓的社交电商说到底依然是电商模式的流量套路。试想一下,如果社交电商无法再给那些入局者获得流量的时候,又有多少人愿意为它摇旗呐喊呢?

所以,沦为工具和流量傀儡的社交电商或许从一开始就是一个错误,同样注定了它必然会陷入到洗牌的困境里。

今年以来,社交电商市场其实已经开始洗牌,淘集集的崩盘其实就是一个非常明显的前兆。但是,尚未意识到社交电商市场问题的玩家们依然乐此不疲,因为在当前的市场环境下,或许社交电商是距离资本和巨头最近的一个跳板了。

再加上今年双十一期间,直播的异军突起更加让人们坚定了对社交电商布局的信心。遍地开花的直播培训班、被网红包围的杭州九堡其实都是这种现象的直接体现。虽然直播拉近了商品和用户之间的具体,并且让用户的体验更加立体和直观,再加上以薇娅、李佳琦为代表的网红主播的IP加持,卖货的确打开了一个全新的缺口。但是,如果将社交电商所有的竞争点仅仅局限在这个地方,或许有些太过简单了。

因此,我曾经将淘集集的败退看成是社交电商的集结号,并且判断社交电商将会进入到洗牌期。但是,并未真正意识到其中危险的玩家们质疑我的看法,并且继续夸大社交电商的功能和作用,甚至一些玩家以重金加注社交电商。这其实是非常危险的。

对于任何一个事物来讲,它之所以被市场所推崇必然有创新的地方,抑或是有与以往的发展模式并不一样的地方。我们现在看到的新零售、新制造、新金融等诸多新概念莫不是如此,但是,社交电商唯独没有这些新的概念,仅仅只是将社交与电商进行简单的结合,做的依然是流量和资本的买卖。

虽然很多人通过给自己的社交电商的项目打上新技术的标签以区别于其他玩家,但是,如果缺少了流量和资本的加持之后,或许他们依然是“第二个淘集集”。由此,我们几乎可以断定的是,当资本和流量的供给难以为继的时候,他们势必会陷入到淘集集式的怪圈当中。

然而,依然有人在投身到社交电商的创业浪潮里,依然有不同类型的社交电商的项目不断涌现,并且带来了社交电商表面上的繁荣。但是,在这样一片虚假的繁荣之下,我们其实更加应该关注的是社交电商领域里每出现一个不靠谱的项目,就把社交电商朝着崩盘的悬崖推进了一步。

在这样一个时刻,我们更加应该思考的是如何用自我转型抑或是自我创新的方式来规避社交电商在洗牌时遭遇到的困境。对于那些处于电商市场头部的玩家们来讲,或许并不需要太过关心,因为他们在社交电商方面的马失前蹄并不会给他们带来太多影响,大不了用其他项目来填补社交电商项目上的亏损。

对于那些将社交电商看成核心业务的玩家们来讲,或许要慎重思考转型或创新的选项。只有这样,才能在社交电商洗牌的时候找到新的发展方向。其实,无论是哪种社交电商的模式,只要我们把用户需求看成是关键,并且用自我创新来满足用户的需求,即使是洗牌再严重,我们依然会傲立于市场当中。

从表面上看,社交电商其实是相当火爆的。然而,在这种看似沸腾的市场氛围里,新的暗流正在涌动。那些兴致高昂的玩家并未意识到其中的危险,而是依然在乐此不疲。这其实是非常危险的。因为一旦社交电商的洗牌期来临,最先淘汰的或许正是那些对社交电商市场的动向缺少感知力的那些人。

总之,沸腾的社交电商正在冷却。

文 | 孟永辉

沸腾的社交电商正在冷却https://www.smalldaily.com/retail/202029794.html

沸点日报

快速获取国内热点事件,做时代同频企业家!
微信打赏二维码微信打赏
支付宝打赏二维码支付宝打赏
网址二维码扫一扫分享/收藏

本站所收集的资源来源于互联网公开资料,转载的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及用于网络分享,并不代表本站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也不构成任何其他建议。本站部分作品是由网友自主投稿和发布,本站仅为交流平台,不为其版权负责。

猜你喜欢

挂红灯笼贴春联的余丰里民宿,大门紧闭,我们采访了十多家民宿主,他们的店分布在北京、南京、台州、杭州、厦门以及海外日本,有人每月房租成本逼近200万,如果再无订单,活不过一个月;有人投资2000万的店正准备开业,迎面赶上肺炎肆虐,只好就地解散员工。一个业主告诉一条,听到别的行业抱怨被腰斩都心生羡慕,因为民宿是直接业绩挂零。

城市民宿品牌掌宿在北京三里屯等热门地段拥有多处房源,疫情之下,房租压力巨大,不能坐以待毙,民宿老板们想尽办法自救:小业主想重回职场,用工资补贴房租,大品牌短租改长租,和自如等租房品牌厮杀。大家的共识是:2020年,盈利已是奢求,活下来,是唯一的目标。

余丰里民宿俯瞰

“这个行业垮塌的一幕,我亲眼目睹了”

对民宿创业者金勰来说,这个新年本该是充满希望的:他投资的高端民宿余丰里终于要迎接第一个旺季了。

这个项目位于浙江临海台州府城文化旅游区内,由百年历史建筑“余同丰”当铺和六十年历史的老仓库建筑群改建而成。改建过程花了四年,只设计费就将近200万,最终改造成本2000万。

2019年8月,台风利奇马登陆,临海是全国受灾严重的地区,整个市被淹。尽管余丰里选址在地势高位,店里也有半米深的积水,书籍、家具、电器、供电设备都损毁严重,重新整修又花了上百万。

金勰在台风过境后一片狼藉的余丰里

春节前,余丰里终于被恢复到营业状态,小年之后,金勰和员工一起,陆续给店里挂上了喜庆的红灯笼,贴了窗花。房间在线上已经预定出八成,这意味着长假期间,三十多间客房肯定是全满的,大家都以为终于历尽波折,熬到了丰收的时候。

不对劲的信号大约从1月21日开始,那天,零星有客人希望退单。前一天晚上,钟南山院士接受央视采访,明确表示新型肺炎存在人传人的现象。好在临海毕竟和武汉有一定距离,行程受到影响的客人还是少数。

余丰里的退款订单

可惜坏消息并没有因为人们的乐观而停止。

1月23日,武汉正式封城,全国各地的人都陆续开始意识到疫情的严重性,退单请求变得越来越多。24日,携程宣布酒店类产品全部无损退款,同一天,当地政府出台文件要求景区、酒店等相关行业关门歇业。

为了积极配合这个决定,来不及思量和反应,金勰和店员主动给还没取消订单的客人打电话沟通,完成了所有退款。除夕夜,他解散了20多名员工,只留下一人和他一起在店里值班,就这样过了最难忘的一个新年。

和金勰不同,Davy经营的是一个城市艺术民宿品牌,名叫掌宿,在北京和南京运营着超过200套精装客房。

掌宿民宿的厨房提供电器、厨具、调味品

考虑到春节主要是家庭出游,对厨房的使用需求高,他们刚刚采买了大量厨房电器、厨具、餐具,还对房源做了集中修整。

掌宿的员工大多是外地人,节前,Davy一一和大家谈话,保证按照国家规定支付三倍工资,并且制定了详细的排班表,请求大家留下来。清扫的阿姨们是外包的,按工作量计费,但为了不出现用工荒,他也承诺支付给她们两倍工资。

掌宿的四位创始人

Davy的合伙人二笼事后回忆,他早在一月中旬就看到过关于发现新型冠状病毒的新闻。民宿是个靠天吃饭的行业,二笼也隐隐担心会不会影响到和武汉距离相对更近的南京,但和同行交流后,他发现大家都比较轻松,相信疫情很快会得到控制,这个春节不会有什么不同。

对掌宿来说,变化同样来得猝不及防,运营后台用清晰的数据,记录了巨变发生的全过程:

1月21日,收到50个取消订单的请求,运营部门发出异常警报。

1月22日,南京地区退订率超过40%,北京超过35%。

1月24日大年三十,将近80%的订单被取消。

1月26日,2月份几乎所有订单被取消。

1月27日,2月之后能被退订的订单全部取消……

一年里,民宿入住率的波动随季节、假期呈现周期性规律,失去了开年最大的旺季,几乎可以断定,整个2020年都不太可能有盈利,活下去就是胜利。

二笼在一篇自述文章中写道:“我从来没有想过,城市民宿行业的毁灭或者末日是什么样。很幸运,或者,很不幸。这个行业垮塌的一幕,我亲眼目睹了。”

掌宿的后台订单取消记录

还能撑多久?

比起关店,那些远离疫情中心的同行,日子也并没有更好过一点。随着大陆游客纷纷取消出游计划,波及范围变得越来越广。中国台湾垦丁的一家民宿,入住率只剩一成。纸质预订登记本上,全是被白色涂改液覆盖掉的订房记录,却没有新的笔迹填入。

Ostay民宿

海外民宿品牌Ostay在日本运营着700多间房源,中国游客占客源的四成,但进入二月以后,日本国内和整个东南亚游客的出行意愿都在降低,受此影响,他们的订单掉了一半。Ostay在泰国的200多间民宿,情况也类似,目前入住率下降了三成。

余丰里的客房内景

作为景区内的高端民宿,余丰里的客房单价在800到1600元一晚之间浮动,每关闭一天,就要损失4万左右的营业额,以此粗算,一个月损失上百万。

寒冬、腰斩这样的词已经不足以形容民宿行业的现状,“我们直接是被归零了”,金勰说。

还能撑多久?妥善处理好订单退款之后,这是每个民宿运营者问自己的第一个问题。

抗风险能力最低的,是2019年开业的新店。对他们来说,签约时的房租价格在高位,而大量资金用在前期投入上,还没有开始回流,一切储备都在低位,几乎承受不起任何波折。阳朔的一家民宿主在网上求助,据他描述,往年春节当地一房难求,他去年投资300多万开了一家店,其中有200多万是贷款和借款,现在仅仅是还贷压力已经让他不堪重负。

淇淇的“南国的孩子”民宿夜景

淇淇2018年在广西北海的涠洲岛租了一栋房子做民宿,是民宿业主中的个体户。封岛后,公共交通一度中断,她被取消了五次机票、一张高铁票,才终于得以离岛,回到成都的家里。这段时间,她甚至想过要不要重新去找个工作,用工资补贴自己的小店。

西湖边的民宿经营者告诉一条,他们的租金和杭州最高端的CBD写字楼相当,再加上竞争激烈,原本利润就很薄,2019年将将打平,半个月没有进账就已经难以为继,现在已经有些店主考虑要关店了。但更无奈的是,行业正值最低谷,前景又不明朗,连转让都没有人愿意接手,只能自己咬牙继续承担亏损。

Davy给我们算了更详细的一笔账:

他们在北京的房源,月租金平均在每套8000元左右,南京每套4000到5000元,单是租金成本,一个月就要120万到150万左右。而且年后是续租的高峰期,很多房子需要在最近付一个季度甚至半年的租金。

掌宿

除此之外,网费、办公室租赁、库房租赁、线上系统维护等等都是固定成本,几乎不会因为入住率降低而减少,每隔几天,都有新的账单被递到他手里。再算上额外高价采买的消毒用品,零零总总加起来,他们一个月至少需要200万的运营资金才能周转下去,这意味着如果掌宿什么也不做,公司支撑一个月都很困难。

比起资金上的损失,更让Davy担心的是,经此一役,从业者和消费者都会对行业失去信心,这才是比疫情更长久的打击。

年前,冲着翻倍工资,掌宿的外包团队中有8个清扫阿姨选择留在北京,但现在,她们没活干,没有收入,吃住都成问题。另一边,大多数农村都封闭了,连家也回不去,“都哭过好多次了。”Davy给她们安排了临时宿舍,又尽量找些活给她们干,比如趁着空置的时候,对重点房源做平时来不及做的深度整修和清洁,供她们维持基本生活。

Ostay的CEO郭洁琳也遇到了安抚员工的问题。疫情新闻最集中的那段时间,她在日本的一家店正好接待着来自武汉的客人,这引起了清扫人员的恐慌。直到客人用出行记录解释自己在封城前就离开了武汉,并且已经超过14天没有任何症状,才得以平息。

Ostay民宿

自救

疫情发生后,清华大学经济管理学院金融系教授朱武祥面向995家中小企业发放了问卷,其中涵盖了旅游、酒店、民宿行业,结果显示,34%的企业只能维持一个月,85%的企业最多维持三个月。

和大多数中小企业相比,民宿面临的前景则更加艰险。这一周,各个城市都明确规定了员工复工的时间点,大多在2月10日左右就可以恢复生产经营,但民宿一来不是社会刚需,二来会造成流动人口聚集,很多地区的政府通知文件上都写着:“即日起关停”、“开业时间另行通知。”

武汉“医生驿站”发起人接受央视专访

对于身处湖北等疫情严重地区的从业者来说,参与疫情救援就是自救的第一步。1月25日左右,武汉住宿业的小型从业者成立了行业联盟,统一调度,免费接待通勤受限的医务人员入住。

业主李丹没能在封城前回到武汉,但贡献出了自家民宿的门锁密码,住进她的店的是附近医院的护士,自带床单被套和消毒用品,在微信里一再和她表达感谢,表示会好好爱惜房子,离开时收拾得像没人住过一样。

然而由于不具备客房消毒能力,随着疫情的发展,这样的模式变得难以为继。1月30日,为了避免住客之间交叉感染,武汉的民宿联盟被解散。

一诺民宿和滞留长沙客人沟通入住

和湖北相邻的长沙,有不少武汉旅客滞留。一诺民宿主动在网络上发消息,拿出50间客房免费接待滞留的武汉人和医护人员,因为没法消毒,所以一间客房只能入住一次,住完封闭不再启用,等待疫情过后再统一做杀毒处理,贡献了自己停业前最后的能量。

厦门远离疫区,当地政府并没有强制民宿业主停业,只是规定不能接待外地游客,但对这个旅游热门目的地的商家来说,这依然意味着失去全部的客人。一家民宿原本正月十五之前都被订满,年前又全部被退掉,再加上每个月8万的房租、8个员工的工资,里外里损失了几十万。

老板王先生此前接待过来自湖北的旅游团,主动配合当地工作,去酒店隔离了14天。无恙返家后,他决定暂时关店止损,在朋友圈打折出售鹅绒被、欧舒丹洗护套装等物料。作为当地人,他说今年春节是他见过的厦门最冷清的样子。

谷町君员工开会商量疫情淡季对策

日本的谷町君民宿在疫情爆发后,把京都的店以极低的价格开放给滞留当地的中国旅客,一开始,这样做只是为了帮助同胞,但进入二月后,店里的退订量达到50%,降价变成了自救的方式。平时卖600到900元的民宿降到200元一间,两层的独栋由1200-3000元降为600元一天,最大折扣幅度达到二折,用CEO刘洋的话来说,“连清扫费都不够”,但他想着赚不到钱,积累一些好评也是好的。

疫情之下,第一个彻底归零的行业

疫情之下,第一个彻底归零的行业

发表评论:

祖国成立70周年,你有没有过为祖国热泪盈眶的瞬间?
深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