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些在武汉送外卖的小哥们

沸点日报 / 今日沸点 / 5个月前 / 4859 ℃ 导读

为了给年迈的顾客取药,武汉的美团外卖小哥李育杰,跑了一趟武汉大学中南医院。这是治疗新型冠状病毒感染肺炎的定点医院之一,该医院在疫情早期就接诊了大量患者。美国医学会杂志JAMA发布的,由武汉大学中南医院重症监护治疗中心彭志勇为作者的文章“Clinical Characteristics of 138 Hospitalized Patients With 201...

为了给年迈的顾客取药,武汉的美团外卖小哥李育杰,跑了一趟武汉大学中南医院。这是治疗新型冠状病毒感染肺炎的定点医院之一,该医院在疫情早期就接诊了大量患者。

美国医学会杂志JAMA发布的,由武汉大学中南医院重症监护治疗中心彭志勇为作者的文章“Clinical Characteristics of 138 Hospitalized Patients With 2019 Novel Coronavirus–Infected Pneumonia in Wuhan, China”显示,2020年1月1日至1月28日,武汉大学中南医院已收治了138例新冠病毒肺炎患者。

李育杰在医院呆了1个小时,成功取到药,送给了顾客。他“也怕感染”,但“老人感染率特别高,还可能会引发很多并发症。”思前想后,最后他选择带齐消毒工具,去了医院。

那些在武汉送外卖的小哥们  今日沸点

快手账号@扎小辫子,李育杰用视频记录了这一次经历。

虽然医院的这段经历很惊险,但记者当问起他印象深刻的订单时,他先提到的都是顾客对他好的事 —— 顾客给他送口罩,送手套,提醒他注意安全。这些事都比去医院走一遭都让他更记忆深刻。

在新型冠状病毒肆虐期间,他们帮无法出门的居民买生活物资,给行动不便的独居老人送菜送药,甚至给留守在武汉市内的宠物添水加粮。外卖小哥成了人们生活正常运行的重要环节,成为了这个时期的新连接者。

但在疫情前,外卖小哥这个行业虽然受到很多关注,但却没有得到太多重视。

他们给消费者生活创造了极高的便利,他们所提供的服务甚至可以被称为社会基础设施。2019年10月1日,在庆祝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70周年阅兵式和群众游行上,由1000名外卖和快递配送员组成的方阵走过了天安门广场。但另一面,2019年1月,微博热搜还在讨论“该不该对外卖小哥说谢谢”,曾接受PingWest品玩采访的饿了么骑手杨杰曾表示,这份工作“没有意义感”,人们看到了他在路上走着,但没有真的看得上他。

现在,他们奋战在一线,支持着人们生活的正常运行,又再次受到了人们的关注。

黄立志,武汉黄陂区人

站点临时搭了床,随时待命,必须开工

我们美团配送站点本来是不让住人的,但为了抗击疫情,就把站点收拾一下,临时搭建了几个床,这没办法,不能不睡觉对不对?这次站点还特意配了电视机。

我现在的工作从早上9点到晚上9点,随时待命,必须开工,没疫情前我们是三班倒,现在还有很多兄弟没有返工,所以我们只能顶着了。

我本来计划1月24号,也就是大年三十早上回家的,结果23号早上一起来就闹得沸沸扬扬,说要封城,既然了解到这个情况,那就不回去了。现在每天跟家里打电话保平安。

我们站点一开始就备了3000个口罩,现在还剩下1000个左右。我们公司有要求每天4个小时更换一次口罩,一天要换2到3个。我们回来后还要消毒餐箱,每天两次。我们这个行业不一样,因为要在外面去跑,接触各式各样的人。

那些在武汉送外卖的小哥们  今日沸点

说不害怕是假的,就每天给自己鼓鼓气。我们现在在第一线,如果我们都逃避的话,居民的生活水平就达不到基本的保障了,我们能送能买,尽量每个订单都送到顾客那里去,因为现在毕竟武汉还没解封。

以前很少人写订单备注,现在几乎都有

现在订单备注有的说“谢谢小哥”、“小哥注意安全”、“你慢慢来,我们不急”,还有的说“我给家里老人点的,麻烦你送上楼”。

疫情之前,在备注上写这些话很少,极少,因为花钱买东西是很正常的,在疫情发生后,基本每个订单都有备注。看到这些备注,会觉得还是有很多人关心我们。

有很多顾客会给我们送口罩,也有送我水果,酸奶的,其实我们感觉到内心还是蛮温暖的,说实话,这是别人认同我们这个工作。

在这段时间里才显得出这份工作难能可贵,之前可能会觉得大家没有重视这个外卖骑手,就是我花钱,你给我送到了,就完了,其他什么话也不说。不过在疫情期间,我们发现很多顾客还是蛮理解我们的。

买不到口罩,但可以送你口罩

有一个蛮印象深刻的事,就是我送了一个订单之后,顾客跟我深深地鞠了一躬,我说不用这样,还有什么需要的,可以跟我说。

有时候顾客不是为了要买水果下的订单,他是为了让我们帮他带其他东西。有次有个顾客就跟我说,“你帮我带一个青菜,我几天没吃青菜了”,我立马去给他买两个青菜,因为我们知道哪里有卖青菜的地方,他们不知道。现在很多小店是没有上线平台的,所以他们得点其他东西,然后让我们帮忙带。

那些在武汉送外卖的小哥们  今日沸点

疫情期间,外卖小哥用无接触配送方式送外卖

也有很多顾客想要我们帮忙买口罩和酒精,现在要买这些,要排队一两个小时。如果我们身上有备用口罩的话,我们就送给顾客了,也不会收人家的钱。对方说他没有口罩出不来们,我说,那我送你两个。这没办法。

刚开始的话,武汉确实是就像一个空城,但是慢慢的,现在路上车子也多了。我没有计划要休息。第一我是武汉人,第二既然我是一个美团专送骑手,我就不会怕,既然已然这样了,我就不会怕。

李育杰,湖北省荆州人

去医院给老奶奶取药

2月8日,我帮一个老奶奶去医院取药,那是治疗降血压和老年痴呆症的药,这种处方药必须得医生才能开。这个药得到武汉大学中南医院去拿,这个医院也是重灾区,是重点收治新型冠状病毒的医院。

(武汉大学中南医院是治疗新型冠状病毒感染肺炎的定点医院之一,该医院在疫情早期就接诊了大量患者,是最早接触该病毒引发的疾病的团队之一。美国医学会杂志JAMA发布的,由武汉大学中南医院重症监护治疗中心彭志勇为作者的文章“Clinical Characteristics of 138 Hospitalized Patients With 2019 Novel Coronavirus–Infected Pneumonia in Wuhan, China”显示,2020年1月1日至1月28日,武汉大学中南医院已收治了138例新冠病毒肺炎患者,其中有41%(57例)为院内感染,其中29%(40例)为医护人员、12.3%(17例)为住院患者。)

老奶奶跟我讲了一天,给我打了十几个电话,说了很多类似“我这么可怜家里没人”。

当时内心戏很多,想帮,但又觉得还挺害怕自己也确诊的,去医院,一个不好的染上病毒,这个手蹭到鼻子,蹭到嘴巴,就完了。这个病毒太强了。

那些在武汉送外卖的小哥们  今日沸点

快手账号@扎小辫子,李育杰用视频记录了这一次经历。

我心理活动肯定有很多,因为这不是到医院外面,而是进了医院里面。在医院外头放一下,无所谓,医院楼与楼之间也不要紧,但这要到里面去,而且还要呆很久。

我就想,我要去医院的话,得把消毒液什么都备好,放到箱子里面,防护服,护目镜全部装备带好,消毒进去。平时我是没随身带着这些东西的,但要去的话就把它带上。第二天我准备好了,才去帮她取药。我花了一个小时,从1楼,到3楼,到5楼,再跑到8楼,最后下楼。

一出门我就赶紧拿消毒液喷,全身上下喷,药也都要消毒完之后才能拿给老奶奶。我不是怕她感染嘛。老人感染率特别高,还可能会引发很多并发症。

如果说家里只有老奶奶或者老爷爷的话,他们就很不方便,买菜也没办法买,他们要用药也很难用,如果他们出门的话,最容易中招的也是他们。

今天还有一个任务,也是帮老人家买药,去买中风药,这次不用到医院,就在药店就可以了。

印象深刻是感动和关心

印象深刻的订单是一个做记者的小姐姐,她让我帮她买菜,买完后她问我,“你要不要口罩?”我们带的都是那种普通口罩,然后她给了我6个N95口罩。当时特别感动。

还有一个阿姨,当时我们还没有手套,她就给了我手套,特别关心我。他们每个人都挺好的,都会说让我保护好自己,做好防护措施,然后我会给他们说,我都穿防护服戴手套,有时候还会拍照给他们看。

那些在武汉送外卖的小哥们  今日沸点

快手账号@扎小辫子,李育杰用视频记录了这一次经历。

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武汉才能够恢复

我女朋友之前也是在武汉工作,在封城前回了家,现在在家里隔离。她有跟我说过,“你这样在外面拿命赚这个钱不太好”,我说现在武汉这个情况,站点也没有几个人,就只有3个人上岗。

现在的单子也不是特别多,因为商家没有多少,单子就是东一个,西一个,往南跑,又往北跑,特别麻烦,几乎整个武昌区都被我踏遍了。现在人特别少,有时候街上一个人都没有,不过今天好像比前几天好那么一点点,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武汉才能够恢复。

文章来自:PingWest品玩(ID:wepingwest) 作者:杜莉莉

那些在武汉送外卖的小哥们 https://www.smalldaily.com/point/202029904.html

沸点日报

快速获取国内热点事件,做时代同频企业家!
微信打赏二维码微信打赏
支付宝打赏二维码支付宝打赏
网址二维码扫一扫分享/收藏

本站所收集的资源来源于互联网公开资料,转载的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及用于网络分享,并不代表本站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也不构成任何其他建议。本站部分作品是由网友自主投稿和发布,本站仅为交流平台,不为其版权负责,如有侵权请及时与我方联系,我们将尽快删除。

猜你喜欢

发表评论:

祖国成立70周年,你有没有过为祖国热泪盈眶的瞬间?
深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