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程序背后:巨头们各自为阵的四大移动新生态

佚名 / 智库 / 4周前 / 960 ℃ 导读

“如今小程序的DAU(日活跃用户数量)已经超过了3.3亿,到明年年底,小程序的DAU可能会超过4.5亿。”阿拉丁创始人兼CEO史文禄,近日在其主办的第三届全球小程序生态大会上如此表示。史文禄还提到:“2019年至少有23家小程序单日DAU突破1000万,预计明年至少有100家小程序单日DAU突破1000万。小程序今年的交易GMV会突破1万亿元,预测明年会超过...

小程序背后:巨头们各自为阵的四大移动新生态 智库

“如今小程序的DAU(日活跃用户数量)已经超过了3.3亿,到明年年底,小程序的DAU可能会超过4.5亿。”阿拉丁创始人兼CEO史文禄,近日在其主办的第三届全球小程序生态大会上如此表示。

史文禄还提到:“2019年至少有23家小程序单日DAU突破1000万,预计明年至少有100家小程序单日DAU突破1000万。小程序今年的交易GMV会突破1万亿元,预测明年会超过3万亿元。”

回想起来,微信小程序在2017年1月才正式上线,从零开始的小程序生态,已然完美上演了一次爆炸性的增长奇迹。

时至今日三年未满,小程序从无人问津到日活3.3亿;从一文不值到GMV高达1万亿。小程序用不到三年时间,已经打造出了一个万亿级的大生态。

但是细究起来,小程序的成功并非如我们想的那般顺理成章。

1.主角总是在最后出场

小程序这种应用形态的起点,应该可以追溯到HTML5。HTML5于2007年在W3C立项,与iPhone发布同年。

乔布斯曾期待HTML5能帮助 iPhone 打造起应用生态系统,但是因为HTML5的发展速度不及预期,当时没能达到承载优秀移动互联网体验的地步,于是苹果只能放弃这趟顺风车,专心打造专属于自己的原生应用生态App Store。

谷歌在2010年底正式发布Chrome Web store和Chrome OS,表明这种区别于原生应用生态的移动互联网应用生态,已经产生了一定的根基,但是谷歌当时推出这套东西,更多的是想用在上网本上,而不是手机上。

用在手机上的最早“小程序”构想,是百度在2013年提出的轻应用(Light App,结合了native app的用户体验和webapp可被检索与智能分发的特性),但是百度在移动互联网时代始终没能雄起,轻应用最大的意义也就只是为其后来推出的“百度智能小程序”积累了一定的经验教训。

当时国内除了百度,其他很多巨头也都对这个东西感兴趣。2015 年,DCloud联合360 手机推出了业内第一个商用的小程序,360 称之为 360 微应用。为了做大生态,DCloud 把这套技术标准捐献给了 HTML5 中国产业联盟,随后,联盟开始推动更多的超级 App 和手机厂商加入。

但这件事情并不顺利,首先是用户体验还没有做好,同时巨头们又各有各的诉求,尤其是腾讯,直接想要另起炉灶,于是张小龙从2015年就开始了对微信小程序的构思。

在国内巨头们开始普遍关注起这件事的2015年,谷歌终于提出了PWAs(增强型网页应用,Progressive Web Apps,简称 PWAs)打算把当初的构想落实到手机上。但是它的动作实在太慢了,到2017年2月4日,谷歌才正式发布PWAs——比微信小程序还晚了将近一个月。

总的来看,这场大戏最有分量的两个主角——掌握全球最大web平台和Android系统的谷歌和掌握中国国民级应用的腾讯,都是很晚才入场的。

2.被游戏带飞的小程序生态

张小龙在一开始做这件事的时候,就抱有非常大的野心,不同于之前“轻应用”和“快应用”在web技术生态上的修修改改。张小龙直接丢弃了国际标准组织W3C的DOM和Window标准,仅仅采用基础JavaScript。

这意味着他需要重造一个新的开发技术生态。

在2016年的微信公开课PRO上,张小龙把这种“做到让更多的APP有一种更轻量的形态”的尝试宣称为应用号,而在团队内部,这东西的代号是“web+”,被寄望会诞生一种比web技术生态更牛的技术生态。

但是技术这东西不是风口上能被吹飞起来的猪,无论Flag立的有多高,牛皮吹得有多好听,代码都得一行一行敲出来。

经过2016年一整年紧锣密鼓的开发测试,在2017年1月9日凌晨,东西终于被做好,并且被定名为小程序,正式上线。

一经上线,微信小程序“无需安装,用完即走”的特性就受到了很多用户空前的关注和期待。《你好,我是小程序》的文章刷爆朋友圈;网友狂欢“错过了公众号,别再错过了小程序”;“干掉APP”的话题成了行业常用谈资……

但是期待值过高,往往就会更难接受现实落差。

在小程序上线不到一个周后,作为第一批参与者,自媒体人罗振宇高调宣布关闭小程序,还神秘兮兮地发布了一句话:“我们决定不做了。我们知道小程序是什么了。哈哈,但是不能说。”

小程序在应用层面受挫,在技术界也受到了程序员们的冷落,到2017年2月,有报告称,35.5%的开发者对小程序感到失望。

小程序的前途眼看着越来越暗淡,不过当时张小龙团队并不惊慌,因为他们之前已经“讨论了小程序会有哪几种死法”。

事实上背靠微信的小程序一旦出现,就注定不会落寞太久,就像腾讯在2012年推出公众号推动了新媒体行业的变革,微信作为国民级应用,数以亿计的流量红利无论向哪个方向倾斜,都足以掀起滔天巨浪。

小程序的滔天巨浪就出现在2018年初,2017年12月28日,微信开放了小游戏,同时重点推荐了小游戏“跳一跳”。

这款简单至极的小游戏创造了一项夸张的世界纪录,截至2018年1月,跳一跳已经积累起3.1亿玩家,创下有史以来单款游戏用户规模达到的最大水平。

而创下这个世界纪录,微信小程序只用了一个月的时间。社交网络媒体的病毒式传播,恐怖的效率彰显无疑。

小程序背后:巨头们各自为阵的四大移动新生态 智库

2018年初,伴随着跳一跳那个没脸也没有肢体的“小人儿”在小方格间一步一步跳跃,小程序的月活用户规模和渗透率也在呈指数级跃升。

当小程序的月活用户数量突破4亿大关,产业界就再也无法继续对此保持淡定。

3.小程序帮助腾讯推开B端生意大门

2017年,共享单车这种“共享经济”最具代表性的产物迎来了史上高光时刻,20多个共享单车品牌在战场上相互绞杀。

也是在这一年,摩拜在一众竞争对手中渐渐脱颖而出,追上行业缔造者“ofo”的身影。摩拜成功的秘诀很简单,就是率先尝试使用微信小程序。

作为最早在线下使用小程序的商家,摩拜在2017年2月就上线了小程序,当时微信小程序总体月活用户数仅有8万,这点流量对那时的摩拜来说,同样也是聊胜于无。

但是微信小程序的影响力在慢慢扩大,摩拜受益也就越来越明显,仅两个月的时间过去,小程序就为摩拜带来了50%的拉新,注册用户增长30倍。

张小龙最初对小程序的定义中,激活线下流量是真正的核心,摩拜完美地帮助张小龙验证了这个构想。

这场经典的双赢合作,为2018年摩拜被美团收购,得到共享单车行业难得一见的善终,打下了一定的基础;也为后来蜂拥而至的各类线上、线下商家提供了一个很好的借鉴案例。

对腾讯而言,更为重要的是为其拓展B端业务提供了一个很好的突破口。

腾讯在2017年年报中颇为兴奋的表示,在2017年底小游戏的带动之下,截至2018年一月,已经诞生了58万个小程序,这些小程序将用户与众多的线上及线下服务连接,涵盖零售、电子商务、生活服务、政务民生及游戏等多个领域。

2018年,腾讯表示小程序的潜力得到充分释放,被用户和企业广泛采用,奠定了连接线上用户和线下场景的行业趋势。

身为传统的社交娱乐巨头,腾讯930改革之所以敢把拥抱B端的口号喊得那么响亮,可能也离不开来自小程序的一些底气。

在2018年年报中,腾讯宣称其小程序已经覆盖超过200个服务行业,2019年的重点任务之一,就是利用小程序、微信支付和企业微信加强与企业的联系。

在阿拉丁的统计中,2018年微信小程序的平均日活超用户过2.3亿人,覆盖用户约6亿。在这些数字背后,是一个短短两年就成功崛起,活力四射的小程序生态。

4.技术生态发起者的殊荣

在技术生态方面,2018年小程序的标准和语言都已经相对成熟,美团前端在2018年年初开源的MPVue也比微信自己在2017年发布的的WePY框架更成熟一些。把微信小程序的框架向前推进了一大步。

在市场和技术越来越成熟的情况下,阿里、百度、头条这些巨头当然不会对这种新的趋势熟视无睹,他们参考微信小程序的标准,纷纷推出自己的小程序。

小程序背后:巨头们各自为阵的四大移动新生态 智库

这个过程中,京东Taro 框架诞生很好的解决了多端开发和适配的问题,可以帮助开发者实现一次编写,多端运行,大大节约开发成本。

之后的uni-app更进一步,实现了自定义组件编译模式,并在算法上做了很多优化。甚至可以让开发者一行代码不用改,就可以同时发布小程序和 App。

至此张小龙当初设想的小程序生态,已经奠定好了一个非常坚实的根基。到2018年底,超过200万额开发者加入到了小程序的开发,这也是多年来中国IT行业里一个真正能够影响到普通程序员的创新成果。

甚至小程序生态的成功,也进一步提高了我国科技产业界搭建国产操作系统的信心。基于以上种种原因,2018年11月7日,微信小程序获得“世界互联网领先科技成果”奖。

5.拼多多借小程序而起

小程序这东西有很多好处,对用户和运营商的好处尤其直观。用户“即用即走”的便利性不用多说,运营商曝光率得到提高和开发成本降低尤其值得一提。

小程序生态的最大受益者,除了前面提到已经被美团收购的摩拜,还有现在已经跻身为电商三巨头之一的拼多多。

拼多多在2017年之前营收主要靠自营生鲜特卖,在2017年之后才彻底转型为社交电商平台。它同样也是微信小程序发布早期,就稳稳地搭上了这趟顺风车。

拼多多的小程序玩法很多,“好友帮开,你领现金”、“邀请好友开宝箱,领取无门槛现金”、“1分钱抽奖,天天有惊喜”、“极速砍价,1刀砍成不是神话”、“邀请好友打卡,天天领红包”……套路层出不穷。

这些小程序玩法完全是基于社交拼团砍价的逻辑。一套走完,很顺畅就完成了拉新、活跃、留存的流程,加上外链的辅助,很轻易就把这些用户带入到拼多多自己的APP里,成为拼多多真正的用户。

得益于此,拼多多的用户数量就像吹气球一样快速膨胀,不到一年时间,拼多多就成长为亿级APP。

小程序背后:巨头们各自为阵的四大移动新生态 智库

不仅仅是前面提到过的“跳一跳”这类小游戏、摩拜这类生活服务和拼多多这类电商,很多其他内容资讯、休闲娱乐、旅行出行、实用工具类互联网企业,也很快在微信生态里脱颖而出。

6.小程序帮助中长尾企业缓解流量焦虑

对比原生APP,小程序的开发成本优势非常明显。从基本开发人员的配置分析,小程序最低配备一名设计人员、一名前端人员、一名服务器端开发人员,三个人就可以开始干活;做一款原生APP,最起码还需要在这个基础上再配备一名ios前端或者 android前端开发人员。

同时小程序远比原生应用做起来简单,小程序的开发周期就会远比原生应用开发要短的多,开发成本也就会进一步降低。

对于中长尾企业来说,小程序成本优势的意义尤其突出。

根据工信部统计,2018年我国市场上监测到的App总量达到449万款,其中我国本土第三方应用商店(安卓)的App超过268万款,苹果商店(中国区)移动应用数约181万款。

但是从我国用户的使用习惯来看,手机里最高安装APP总量不会超过100个,每月最多使用30个,每天最多使用不会超过10个。也就是说,除了出现在各类榜单上极少数的APP,有数百万APP做出来之后就注定会无人问津,没有变现的可能,而他们的开发成本可能价值数万元甚至更高。

小程序的情况则相差迥异,在阿拉丁的统计中,2018年小程序数量突破230万个,介于苹果和安卓之间,其中当然也会很多中长尾小程序会沉寂下去,但是开发成本要低得多,这些中长尾小程序的损失就会小很多。

另一方面,小程序本身即用即走的零负担用户体验、适用场景广泛、背靠微信等亿级流量池的特性,也让中长尾小程序获客难度降低,露面出头的机会增多。

因此到2019年,小程序生态愈加繁荣,虽然没能实现当初很多人“干掉APP”的狂想,但是已经构建起一个从平台方到运营方再到服务方,面面俱到的产业生态。

小程序背后:巨头们各自为阵的四大移动新生态 智库

这个小程序生态说要取代原生应用生态尚且为时过早,但是一个“头部APP+中长尾小程序”的颇具活力和潜力的联盟生态已经基业牢固。

7.繁荣生态背后的巨头霸权

由微信发起,其他巨头持续推动和跟进的小程序,看起来完美的实现了一石数鸟、多方共赢。

首先,用户得到了“即用即走”的优秀体验,对于很多用途单一,使用频次低的服务,可以做到进入场景立即享受服务,退出场景不留下任何痕迹;

其次,大量中长尾和初创互联网企业获得了一个成本低、效果好的引流新渠道;

再者,推出小程序的巨头们,尤其是先发优势明显的腾讯,拥有了更多把触手向B端延伸的机会。

但是有一个问题始终让人很在意,那就是巨头们花费这么大的功夫构建起小程序生态,除了扩大和B端的接触面积,还有没有其他更深的图谋?

考虑到阿里这个有着深厚B端基因的存在,问题的答案呼之欲出。

小程序背后:巨头们各自为阵的四大移动新生态 智库

现在努力各自推进小程序的这些巨头,尤其是最早构建这个生态的微信,有一个最根本的目的就是构建“生态霸权”。

什么是“生态霸权”?以谷歌的安卓系统为例,IDC最新数据显示,2019年Android平台手机的全球市场份额已经达到87%,接近9成。

这套系统最初由Andy Rubin开发,2005年8月被谷歌收购注资,2007年11月,谷歌与84家硬件制造商、软件开发商及电信营运商组建开放手机联盟共同研发改良Android系统,随后谷歌以Apache开源许可证的授权方式,发布了Android的源代码。

但是谷歌的“开源”,显然是假开源,真垄断,把谷歌服务框架和安卓系统深度绑定,在安卓系统中,只要是谷歌提供的服务,比如Gmail,Youtube、地图、搜索引擎,对于其他服务商都拥有碾压级的优势,于是在安卓系统中,谷歌自然而然的完成了对自己的升格和对竞争对手的降格。

小程序领域还没有形成类似智能手机市场这样的固化格局,但是构建小程序生态的腾讯、阿里、百度、字节跳动,和没有构建起这种小程序生态的其他玩家,当然也会拉开越来越大的差距。

这是一道很高的门槛,跨过这道门槛,就可以构建出“以我为主”的壁垒。比如阿里的小程序以生活服务、商业服务为主,头条系的小程序以消费、生活服务、游戏为主。巨头们可以在壁垒内打击异己;与壁垒外的其他巨头展开生态竞争。

如果没能跨过这道门槛,就只能融入巨头们的生态中。后来的互联网创业者们,陷入沉寂的不值一提,而最好的结果也不过是像拼多多这样一夜崛起,然后接受腾讯这样的巨头控股。经营难度有所降低,但成长的上限也同样会降低。

这,将会成为移动互联网发展的一种新常态。

本文作者:刘旷


小程序背后:巨头们各自为阵的四大移动新生态https://www.smalldaily.com/institute/201929725.html

沸点日报

快速获取国内热点事件,做时代同频企业家!
微信打赏二维码微信打赏
支付宝打赏二维码支付宝打赏
网址二维码扫一扫分享/收藏

本站所收集的资源来源于互联网公开资料,转载的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及用于网络分享,并不代表本站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也不构成任何其他建议。本站部分作品是由网友自主投稿和发布,本站仅为交流平台,不为其版权负责。

猜你喜欢

发表评论:

祖国成立70周年,你有没有过为祖国热泪盈眶的瞬间?
深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