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山甲被药典除名,跨国走私能否降温?

小雅 / 大健康 / 3个月前 /
2016 ℃
导读

中华穿山甲(学名:Manis pentadactyla):是鳞甲目、穿山甲科的哺乳动物。头体长42-92厘米,尾长28-35厘米,体重2-7千克;鳞片与体轴平行,共15-18列。尾上另有纵向鳞片9-10 片。鳞片棕褐色,老年兽的鳞片边缘橙褐或灰褐色,幼兽尚未角化的鳞片呈黄色。吻细长。脑颅大,呈圆锥形。具有一双小眼睛,形体狭长,全身有鳞甲,四肢粗短,尾扁平而长...

中华穿山甲(学名:Manis pentadactyla):是鳞甲目、穿山甲科的哺乳动物。头体长42-92厘米,尾长28-35厘米,体重2-7千克;鳞片与体轴平行,共15-18列。尾上另有纵向鳞片9-10 片。鳞片棕褐色,老年兽的鳞片边缘橙褐或灰褐色,幼兽尚未角化的鳞片呈黄色。吻细长。脑颅大,呈圆锥形。具有一双小眼睛,形体狭长,全身有鳞甲,四肢粗短,尾扁平而长,背面略隆起。不同个体体重和身长差异极大。舌长,无齿。耳不发达。足具5趾,并有强爪;前足爪长,尤以中间第3爪特长,后足爪较短小。全身鳞甲如瓦状。

       在250亩林地中,只要有一只成年穿山甲,白蚁就不能危害山林。有穿山甲的地方,“千里之堤不会溃于蚁穴”。


       但是近年来,人们强烈迷信穿山甲的种种“功效”,也为了“有面子”,不惜对穿山甲赶尽杀绝。尽管穿山甲们全身都长有鳞片,可这些鳞片非但不能保护他们,反而招来灭种之祸。


据调查《穿山甲报告:走私至灭绝》,在尼日利亚每公斤低至5~10美元购买的鳞片,可以在中国以1000美元的价格转售,利润率超过100倍。

6月9日,最新出版的2020年版《中国药典》(一部)中,穿山甲终于被除名了。而就在4天前,穿山甲刚刚升为国家一级保护野生动物。

但,“还是晚了一步”,被称为“穿山甲女孩”的苏菲对八点健闻说。

去年6月8日,她所供职的中国生物多样性保护与绿色发展基金会(下称绿发会)宣布:中华穿山甲在中国大陆地区已“区域功能性灭绝”。

不止中华穿山甲,全球8种穿山甲都已处于濒危状态。几年前有人惊呼“非洲的穿山甲也快被吃光了”。

中国政府一直严厉打击穿山甲走私,但因为食用和药用的双重需求,穿山甲鳞片从非洲到中国10~100倍的暴利之下,中国成为穿山甲最主要的走私流入国之一。

苏菲介绍,“据不完全统计,2019年多个国家海关查获穿山甲鳞片123吨,一头穿山甲身上大概有0.5千克鳞片。在国内中药市场,穿山甲鳞片可以卖到10元一克。”以此计算,这相当于24.6万头穿山甲,12.3亿元的市场价值。这还不包括未能查获的那一部分。

穿山甲被药典除名,跨国走私能否降温? 大健康

BBC纪录片《穿山甲:被捕杀最多的动物》截图。

君子无罪,怀璧其罪

《中国药典》是国内最权威的药用标准,尚未除名前关于穿山甲的记载:可活血通经,消肿排脓。用于经闭癓瘕、乳汁不通、风湿痹痛、中风瘫痪等。在医学上,穿山甲较多用于通乳和一些癌症。

穿山甲性格温柔,行走缓慢,以蚂蚁和白蚁为食。身披覆瓦状排列的鳞甲,遇敌害可全身蜷缩成球状,甚至可以抵抗狮子、老虎和豹子的牙齿。

然而正是这身看似“刀枪不入”的铠甲,让它几乎“灭族”。

穿山甲的鳞片被视为名贵中药材,最早记载来源于南朝陶弘景所著《名医别录》,上面记录“微寒,主五邪惊啼悲伤,烧之作灰,以酒或水和方寸匕,治蚁痿”。但当时对它的描述是“下品”,意味 “多毒,不可久服”。

到了唐代,甄权《药性论》记录:“有大毒。治山瘴疟。恶疮烧敷之。”也就是,增加了治“山瘴疟”的药效,但也强调毒性大。此后,穿山甲的药用价值不断丰富。李时珍的《本草纲目》里明确了通乳效果。

BBC2017年的一篇报道中,引用了一位医生的分析,“穿山甲鳞片首要的医疗用途是治疗蚂蚁叮咬,因为它们吃蚂蚁。而且因为穿山甲会钻孔,所以有人相信它可以打开你身上的淤塞。”

媒体人宋金波在一篇文章中说:“君子无罪,怀璧其罪,正如庄子寓言所表,有些动物因为对人类‘有用’,不得不付出生命代价,越是有用,越难自保。但穿山甲确属无妄之灾,导致它灭族的‘有用’,全是构陷与想象”。

没有卖卖就没有伤害

药用价值反面就是金钱价值。

华南师范大学生命科学学院教授吴诗宝,是世界自然保护联盟物种生存委员会穿山甲专家组中唯一来自中国大陆的成员,自上个世纪90年代开始,他一直在研究穿山甲。“讽刺的是,我刚开始研究,中华穿山甲已经商业性灭绝了。”

穿山甲有8个种类,中华穿山甲是中国独有的。据他回忆,上世纪六七十年代,在广东云南等地做调查时,一些山区穿山甲一头卖2元钱,一个猎户一个冬天能挖10几头。这些收购来的穿山甲,是药厂所用甲片的主要来源。

从上世纪60年代到2004年,中华穿山甲的数量锐减88%~94%,由常见物种变成了极度濒危的物种。国家林业局在1998年前后做的全国普查结果约为6.4万头。而到2008年,中华穿山甲的数量大概在25100~49450头之间,10年间,种群数量下降了大约1/2,具有非常大的绝灭威胁。

国际野生物贸易研究组织(TRAFFIC)在2016年发布的报告中统计,2007~2016年(截至8月18日),中国执法部门(包括大陆、香港、澳门和台湾)共查获209起涉及穿山甲的案件。2007~2011年合计 55 起,每年平均11起;2012~2016年共154 起,每年平均30.8起,是上一个五年的近3倍。案件数量的增加,一方面可能是穿山甲非法贸易和市场需求的增加,另一方面得益于我国执法能力的大幅度提升以及案件报道透明度和媒体关注度的增加。

穿山甲被药典除名,跨国走私能否降温? 大健康

BBC纪录片《穿山甲:被捕杀最多的动物》截图

2019年初成立的全球环境报道联盟,选择穿山甲贸易作为首个深入调查对象,来自亚洲和非洲的14个媒体、30多名记者参与这份报道,进行了数十个采访,于2019年9月25日公布了《穿山甲报告:走私至灭绝》。调查报告显示,现今在同时包含穿山甲和象牙的货运中,穿山甲鳞片数量超过了象牙。

报告显示穿山甲走私利润率惊人。调查中接触到的交易商说,在尼日利亚每公斤低至5~10美元购买的鳞片,可以在中国以1000美元的价格转售,利润率超过100倍。

不过,黑市交易个案差异很大。2016年12月,上海海关查获3吨穿山甲鳞片,据嫌疑人朱某供述,他们在非洲当地采购这些穿山甲鳞片,每公斤价格在300到500人民币不等,而走私到国内后,这些鳞片的价格就翻了十倍。

在中国,穿山甲药用是合法的

2007 年 11 月,国家林业局、卫生部、国家工商行政管理总局、国家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国家中医药管理局联合发布了《关于加强赛加羚羊、穿山甲、稀有蛇类资源保护和规范其产品入药管理的通知》(以下简称“通知”),要求甲片仅限于定点医院临床使用和中成药生产,并不得在定点医院外以零售方式公开出售,随后国家林业局经组织专家评审论证,将全国年度穿山甲片消耗总量控制在 25000千克左右,甲片70%作为饮片,30% 制成中成药,并公布 700 多家定点医院名单。

根据2008~2015年这7年的数据看来,总消耗控制量约为186吨,平均每年在26.6吨左右,略微超过预期。

但实际调查发现,饮片的销售并不仅仅局限于定点医院。

TRAFFIC 2016年的调查中,共记录到 74 家动物药材批发商、67 家中药店有甲片出售,13 家工艺品店出售甲片雕件或摸金符。与TRAFFIC十年前的调查结果相比,中药店有甲片出售的比例从 2006/2007年的 82% 下降到目前的 62%,但药材批发市场有甲片出售的比例从12.5%上升到35%,非法出售甲片的情况在我国的传统中药市场仍然比较严重。不过,食用穿山甲的情况有所好转,只有2家(2%)餐馆明确告知有穿山甲肉供应,而十年前的调查发现9家(18%)。

穿山甲被药典除名,跨国走私能否降温? 大健康

位于汕头的药店售卖穿山甲片,来源: 《穿山甲报告: 走私至灭绝》

调查中显示,药材批发市场每千克甲片的平均价格为:熟甲片 3565±920元,生甲片 3349±1038 元。中药店只有熟甲片出售,价格为每千克 6576±2025 元,明显高于药材批发市场。与 TRAFFIC 2006/2007 年的调查结果(药材批发市场900元/千克,中药店1082元/千克)相比,目前批发和零售市场上的甲片价格分别是十年前的近4倍和6倍。

现在4年过去,如刚才苏菲所介绍,甲片可以卖到10元一克,也就是10000元/千克。

穿山甲入药的反对者众多,其中最著名的应该是娱乐明星Angelababy。BBC的纪录片《穿山甲:被捕杀最多的动物》中,环保学家玛利亚·迪克曼找到Angelababy,推出公益公告,片中女明星环抱一只小穿山甲,柔情的表示:“每个宝宝都只有一个妈妈,包括穿山甲宝宝,过去十年,有近100万只穿山甲惨遭杀害,甲片和肉被非法利用,非法药材不是通乳的选择,让每一只穿山甲宝宝在妈妈身边平安长大,没有买卖就没有伤害。”

但起到的效果众说纷纭,有人说,不拍这个广告还没有多少人知道穿山甲有通乳的功效,现在好了,大家都知道了,满世界找穿山甲吃了。

穿山甲被药典除名,跨国走私能否降温? 大健康

公益广告截图

除名,并非禁用

取消国家重点保护野生动物入药是大势所趋。1993年,中国全面禁止进行犀牛角和虎骨相关的一切贸易活动,开始用水牛角和豹骨代替。2006年国家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又发布《关于豹骨使用有关事宜的通知》,禁止在中成药处方中使用豹骨。从2010年版《中国药典》起,不再新增收载濒危野生动物药材,而是引导用体外牛黄、人工麝香、人工虎骨等替代品用于药材。

如今,穿山甲终于也从药典中除名了。

穿山甲被药典除名,跨国走私能否降温? 大健康

一位行业人士表示,药典除名,至少说明在药材质量稳定可控或临床使用方面,存在一些问题,有点不推荐的意思。本次除名四个药中,马兜铃和天仙藤是马兜铃酸存在肾毒性,穿山甲是野生动物保护问题,黄连羊肝丸据说是其中夜明砂属于蝙蝠粪便的问题。但被除名并非禁用的意思,没有被药典收录,地方法规收录也可以用。禁用,需要药监局另外明确说明,比如关木通、青木香和广防己。

我们普通人能做什么?

而作为普通大众的一员,我们也可以帮助保护穿山甲:

如果我们见到非法穿山甲产品,包括:任何穿山甲的食品或观赏性商品,任何声称是人工养殖的穿山甲商品,在最小包装上没有“中国野生动物经营利用管理专用标识”的穿山甲片药品。

      我们应该: 拒绝消费或购买,向当地森林公安举报(森林公安机关接处警电话请查看参考文献)

      拯救濒危野生动物穿山甲,从你我个人做起。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权责归原作者所有,沸点日报系信息发布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如有侵权或违规内容请及时与我方联系 0532-68078198 我们将及时进行处理。

猜你喜欢

发表评论:

深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