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第一大忽悠终于倒下了

佚名 / 大健康 / 2个月前 / 5448 ℃ 导读

       我是束昱辉,我从不在困难中倒下。相反,这些困难正是我成功的奠基石!”随着上月14日被正式提起公诉,束昱辉和他的权健这回真的要倒下了。  大忽悠的诞生  2000年初,欠了一屁股赌债的束必和只身一人从老家江苏盐城跑到天津。  那天晚上,他蹲在天津火车站边上看火车来来去去,口袋里还剩两块四毛钱。可他一点儿也不...

       我是束昱辉,我从不在困难中倒下。相反,这些困难正是我成功的奠基石!”随着上月14日被正式提起公诉,束昱辉和他的权健这回真的要倒下了。

  大忽悠的诞生

  2000年初,欠了一屁股赌债的束必和只身一人从老家江苏盐城跑到天津。

  那天晚上,他蹲在天津火车站边上看火车来来去去,口袋里还剩两块四毛钱。可他一点儿也不觉得慌。摸着兜里揣着的秘方,他觉得自己一定能干一番大事业。

  有“产品”,有“方法论”,没多久,束必和就找来了几个有钱的合伙人。当时,电子商务初露端倪,他看准机会把电子商务和自然医学保健结合起来,注册了两家公司。

  结果却赔了个底朝天。2003年前后,他欠下400万外债,甚至连房租都拖欠了6个月。

  2004年最惨的时候,父亲去世,他都是趁夜去看了一眼,因为怕要账的找上门来。

  也是在这一年,他改名叫束昱辉,“希望新名字能够让自己商场得意”,然后创立了权健。

  束昱辉不断反思几年来做生意失败的经历,终于找到了原因:缺少包装。

  所以他重返商界的第一步,就是包装自己。

  初中毕业摇身一变成了清华大学高材生。成名后,可能怕谎言被拆穿,2016年,束昱辉到清华大学经济管理学院读了EMBA,总算跟清华扯上了点儿关系。

  第一份工作也从镇上的电工变成了《中国保健》杂志的记者。他还自称,1994年做到理事会副理事长的位置后,毅然辞职出国深造国际市场营销管理,归国后用其发明的营销手法“带动了中国电商行业的新趋势”。

  据《中国青年报》后来报道,只要在这本杂志上登过广告,就可以获得理事会副理事长的身份。

  曾经失败的创业经历也被传得神乎其神。权健的营销人员总是跟人说,束昱辉是电子商务奠基人,曾操盘过阿里巴巴淘宝。

  虽然做的是保健品生意,但束昱辉对“保健品”三个字很反感。他总是对外宣称权健是家“自然医学”公司,而不是保健品公司。

  文字游戏唬住了不少人。事实上,所谓“自然医学”,就是一种保健手段。按摩、芳香和音乐疗法都在“自然医学”的范畴中。

  搞“医学”的,家世传承也很重要。束昱辉说自己是中医世家。曾患有鼻疾的母亲也成了他的素材。

  权健的官方说法是:1991年,束昱辉的母亲被确诊为鼻咽癌淋巴转移,西医无从施治,一家人将最后的希望投注给了中医。“奇迹”发生了,经由某副“中药秘方”的持续治疗和调理之后,母亲“全然康复”。束昱辉从此立志弘扬和探索中医药文化。

  束昱辉有句名言:“把没有说成有,是骗人;把没有做成有,是能力。”

  而他恰好“两样都有”。

  为了让自己的光辉履历让更多人知道并相信,2012年,束昱辉出了本书,叫《生命的代价》。

中国第一大忽悠终于倒下了 大健康

  这本书将束昱辉打造成了“用秘方治病的神医”,里面写道:

  “他拜过蒙医和藏医为师,上天入海,百般艰辛,积累了技术资本:火龙液秘方、癌症秘方、糖尿病并发症秘方、鼻炎秘方、肝腹水秘方等。”

  束昱辉说自己经过多年寻访,才得到600多个秘方,其中最贵的一个花了8000万。“我想要不惜一切代价把方子拿到手,就是想为全人类发挥作用。”

  束昱辉还曾找天津本地的一本《财富》杂志给自己量身定制了一本,然后四处宣传自己登上了国际知名的《财富》杂志,走上国际舞台。

中国第一大忽悠终于倒下了 大健康

  束昱辉曾经的一个合作伙伴对他的评价是:胆子大,脸皮厚,没有他不敢说的话,没有他不敢做的事。“在他身上几乎找不到真的东西,相处长了,很多人都叫他大忽悠。”

  不过,束昱辉的忽悠技术倒是师出“正统”。

  束昱辉早年曾在天狮集团工作过,在那里赚了第一桶金,然后才拉了几个人出去单干,也算是前天津首富李金元的徒弟。

  另外,束昱辉的一些产品也是一脉相承。比如,圣安明胶囊是从北京秦吉达科贸公司买来的,公司法人鲍东奇正是鲍洪升的亲信,历任鸿茅国药副总裁;昱新咀嚼片是从曾经红极一时的“巨能钙”那里买来的。

  贩卖健康焦虑和财富焦虑,保健品和传销两手抓。自此以后,立足天津,忽悠全国,权健的生意渐渐走上“正轨”。

  面子和里子

  权健的第一个爆款产品是火疗。

  火疗的关键是火龙液秘方。据说,该秘方只有束昱辉自己知道具体的调配程序,为了复活这个秘方,他和两位老人组成生产三人组,全天24小时倒班。

  《生命的代价》对此有详细记载。“2004年,在天津某个小作坊中,束昱辉与两位老大爷用木棒搅动液体,束昱辉的体力濒临透支。不久,世界上第一桶用于火疗的火龙液诞生了。”

  权健官方介绍称,2005年,以中医熏蒸、热敷、火烧为基础的权健火疗一经问世,便呈燎原之势。凭借火龙液,束昱辉用一年半时间,将此前欠下的巨额债务悉数还清。

  售价168元一盒的火龙液据称由64味中草药秘方制成,对神经衰弱和失眠有好处,可防治高血压、风湿性关节炎、糖尿病等几十种病。

  权健火疗的功效更是惊人。

  烧头治脑部萎缩、脑供血不足、失眠、秃头……烧眼部治视物模糊、眼干、远视、近视……烧鼻部治鼻塞、鼻炎……

中国第一大忽悠终于倒下了 大健康权健火疗专利说明书截图

  只有你想不到的,没有它治不了的。

  骨正基鞋垫和负离子卫生巾也相继问世,与火疗养生馆一起组成了“权健三大宝”。

  权健产品从来都是包治百病。

  售价千元的骨正基鞋垫,不但能治脚部干裂、脚疼、鸡眼等任何脚上的问题,还能治O型腿;“心脏病犯了,夹在腋下就不疼了”;“有前列腺炎的男同志,把它放在那里,第二天就好了”……

中国第一大忽悠终于倒下了 大健康2014年,央视采访权健经销商报道截图

  负离子卫生巾,不但可以消灭厌氧菌、活血化淤,还可以增强免疫力,甚至同样能治男性的前列腺炎。

  “KA爱心工程礼盒”,更是号称5分钟内检测出你是否有患癌风险,技术领先世界50年。

  现在看来,权健的骗术低级得离谱。为什么总能忽悠住人呢?

  《一代宗师》里有段经典台词是这样说的:“一门里,有人当面子,就得有人当里子,面子不能沾一点灰尘,流了血,里子得收着,收不住,漏到了面子上,就是毁派灭门的大事,面子请人吃一只烟,可能里子就得除掉一个人。”

中国第一大忽悠终于倒下了 大健康

  中国人向来讲究面子和里子。束昱辉深谙其道。

  反过来说,一旦你的面子够亮,有没有里子好像就没那么重要了。反正,所有人都觉得你有。

  束昱辉的口头禅就是“要做事,先造势”。

  2014年,束昱辉为雅安地震捐赠1亿元、为杏林基金会捐赠5000万元,荣膺“2014年度中国十大慈善家”。2015年,他再次荣膺“中国十大慈善家”,成了“首善”。

  这年9月,束昱辉还花7000万买了架直升飞机“荣归故里”,一度导致交通堵塞,各大媒体争相报道。

  儿子结婚也是不可多得的造势机会。2016年,束长京结婚,办了500多桌酒席,用了劳斯莱斯等几十辆豪车。在婚礼当天的祝福语视频里,李小璐、宋小宝、黄奕、周华健等数十位国内外明星献上了祝福。

  更多人知道权健和束昱辉是因为足球。

  2014年中超联赛结束后,天津市一位领导跟束昱辉说,既然你们有钱,何不帮助一下天津足球?束昱辉很痛快地答应了。

中国第一大忽悠终于倒下了 大健康

  2015年初,权健集团就出资1亿元冠名中超球队天津泰达;7月,权健全资收购中甲球队天津松江(3.020, 0.02, 0.67%),成立天津权健足球俱乐部,随后斥资7000万买来当红国脚孙可,还请来卡纳瓦罗做教练。

  束昱辉说自己投资足球预算没有上限。当时中甲联赛赢一场球,奖金最多60万,权健给600万,而且都是现金。

中国第一大忽悠终于倒下了 大健康

  短短几年时间,束昱辉在足球上砸了约22亿,目标剑指恒大,甚至一度传出3亿欧元报价梅西。

  束昱辉说,“我要让全世界人民知道,世界最大的肿瘤医疗机构是直销人做出来的,中国足球也是因直销人而崛起的。”

  出事之前,权健冠名了三支足球队、一支乒乓球队,还有一组动车组。

中国第一大忽悠终于倒下了 大健康      2018年5月29日,权健以每年150万元的价格冠名了京沪高铁CRH380系列动车组。目前冠名已被取消

  束昱辉这招是跟“老师”李金元学的。

  2000年前后,天狮亮相莫斯科红场,奖励先进员工别墅、游艇、私人飞机……一时风头无两。2003年,李金元身家一度超过当年福布斯富豪榜排名第4的鲁冠球,随后连续多年蝉联天津首富。

  权健背后的保护伞是谁?束昱辉被捕后,这个问题很火。

  很难说他到底有没有保护伞,或者说每个被他忽悠了的人无形中都充当了他的保护伞。

  毫不夸张地说,如果这会儿束昱辉能出来,马上又能吸引一大批忠实簇拥。

  吃人的人

  2012年12月14日,央视《星光大道》讲述了4岁女孩周洋与癌症抗争的故事。乐观坚强的小女孩感动了很多人。

  周洋得的是骶尾部恶性生殖细胞瘤。当时,父亲周二力变卖了全部家产带她到北京医治。经过4次手术和23次化疗后,小周洋的肿瘤标志物一度接近正常水平。

  就在节目播出的第二天,周二力接到权健集团电话,对方称有秘方可以让周洋康复。周二力半信半疑,但还是决定去看看。这天下午,权健派人将周二力一家接到束昱辉的办公室。

  那是周二力这辈子见过的最气派的办公室,“他的办公室在一个人工湖的中心,要从地下溶洞穿过去才能到达”。

  束昱辉看了下周洋的病情,然后就说他有秘方可以治愈。

  他告诉周二力这个癌症秘方是花8000万买的,还指着自己的限量版劳斯莱斯说,那是一个被他治好的老总送的。

  束昱辉还说,权健正在建一个亚洲规模最大的肿瘤医院,并送了周二力一本自己的传记。

  周二力信以为真,花5000元买了一款紫草体用精油、一款粉末状固体饮料,还有束昱辉亲自开的一袋中药制剂。

  回去后,他就给女儿办了出院手续,前后花2万元去权健抓了5次药。

  可是,两个月后,周洋病情恶化,再回医院时,肿瘤已经复发并转移。

  周洋最后的那段日子非常痛苦。肚子上一个口子,背后还有一个大窟窿,肿瘤把皮肤顶破,伤口溃烂,每天要吃下成人10倍剂量的止痛药。

  与此同时,一个题为《周洋生殖细胞瘤被权健秘方治愈》的视频在网上传开了。

  《4岁患癌女孩小周洋在权健自然医学重获新生!》,类似的文章也在各大博客和论坛里疯传,配图是周洋一家人和束昱辉的合影。在权健的宣传材料里,同样有周洋的案例。

中国第一大忽悠终于倒下了 大健康权健宣传材料

  2015年12月12日,周洋带着病痛离开人世。

  从周洋病情恶化到她去世后一周,周二力几乎每天都会接到陌生人打来的电话,上来就是“周洋的病是不是被权健公司的产品治好了?”

  为此,周二力将权健和束昱辉告上法庭。权健方面反复强调周洋病情加重,是因为接受媒体采访、过度劳累和不适当的饮食。

  周二力最终败诉。原因是:无法证实网络上的虚假宣传出自权健。

  周洋一家并不是权健保健品和秘方唯一的受害者。

  中国裁判文书网显示,2016年以来,单是权健火疗引发的严重烧伤事故就超过10起,其中两起导致意外死亡。最终,背锅的都是权健火疗店的加盟商。

  比权健保健品和秘方更可怕的是它遍及全国的传销网络。

  2013年是权健和束昱辉的一个重要转折点。这年8月,权健拿到了中国商务部颁发的直销牌照。

  束昱辉欣喜若狂。接受直销媒体采访时他甚至说:“要在5年内让权健的营业额达到5000亿。”

  有了护身符,权健的销售额直接从2012年的5.5亿飙升到50亿,2014年达到135亿,此后几年都接近200亿。

  巅峰时,每天都会有上千人乘坐大巴来到位于天津市豆张庄的权健总部“参观学习”。

  “只要投资入伙,躺着就可以赚钱”“一周赚5万,一个月赚20万,不出一年就可以买宝马”“在座各位,都是未来的千万富豪、亿万富豪、一方霸主!”……

  每天,权健讲师们都会跟“猎物”们这样鼓吹。

  权健总部销售的《懒人计划之成功宝典》《懒人计划之新人起步》等培训教材,详细介绍了权健集团“分级销售”的模式。

  交钱成为权健会员后,就可以发展新会员,拿提成。

  最基础的是“推广奖”:每发展两个会员,可以得到910元奖金;拉到6个人后,再额外奖励3000元。另外还有“合作奖”:自己的下线,发展来的下线,还可以获得至少基础奖金10%的提成。

  拉来的会员够多,还可以升级为初级经理、中级经理、高级经理、钻石经理、皇冠经理等,层级越高,分成越多。

  其中,初级经理需要拉来2.8万人;中级经理需要培养两个2.8万人的部门;皇冠经理需要培养五个2.8万人的部门。足见权健的会员体系多么庞大。

  这套精密的体系稳定运营了14年。

  直到2018年12月25日,丁香医生的《百亿保健帝国权健,和它阴影下的中国家庭》一文掀起的巨浪,将这个破败又坚挺的大船直接拍翻。

  今年1月1日,天津市公安机关对权健自然医学科技发展有限公司涉嫌组织、领导传销活动罪和虚假广告罪立案侦查。当月13日,武清区检察院批准逮捕束昱辉等人。

  此后,束昱辉被开除中国农工民主党党籍,其天津市工商联执委、常委、市商会副会长等职务也被撤销。

  11月14日,权健和束昱辉等人涉嫌组织、领导传销活动等罪案,由天津市武清区人民检察院依法向天津市武清区人民法院提起公诉。

  最近,网络上还流传出束昱辉身穿深色囚服,坐在囚车中的照片。照片中的束昱辉神情落寞、低头沉思。

  就在大忽悠束昱辉倒台后不久,又一个小忽悠自食其果。

  一直鼓吹断食排毒、大米是毒药,自信找到了规避疾病、健康长寿的超级理论的“自然疗法大师”林海峰,最近因食物中毒,以51岁高龄与世长辞。

  人民日报也以《“自然疗法大师”死亡:用生命验证断食排毒是谬论》为题报道了此事。

  “你们可以改了,从真心改起!要晓得将来容不得吃人的人,活在世上。”

  1918年,鲁迅在《狂人日记》写的这句话,一百年后仍振聋发聩。

  不论是吃人的封建礼教,还是吃人的大忽悠,都一样。

       参考资料: 

       《生命的代价》束昱辉 《权健老板束昱辉:“我80%的时间在治病救人”》

       中国新闻周刊 《权健,让人迷狂的“直销”帝国》

       南方人物周刊 《百亿保健帝国权健,和它阴影下的中国家庭》丁香医生

       本文转自:华商韬略(ID:hstl8888)作者:杨凯

中国第一大忽悠终于倒下了https://www.smalldaily.com/OneHealth/201929649.html

沸点日报

快速获取国内热点事件,做时代同频企业家!
微信打赏二维码微信打赏
支付宝打赏二维码支付宝打赏
网址二维码扫一扫分享/收藏

本站所收集的资源来源于互联网公开资料,转载的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及用于网络分享,并不代表本站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也不构成任何其他建议。本站部分作品是由网友自主投稿和发布,本站仅为交流平台,不为其版权负责。

猜你喜欢

挂红灯笼贴春联的余丰里民宿,大门紧闭,我们采访了十多家民宿主,他们的店分布在北京、南京、台州、杭州、厦门以及海外日本,有人每月房租成本逼近200万,如果再无订单,活不过一个月;有人投资2000万的店正准备开业,迎面赶上肺炎肆虐,只好就地解散员工。一个业主告诉一条,听到别的行业抱怨被腰斩都心生羡慕,因为民宿是直接业绩挂零。

城市民宿品牌掌宿在北京三里屯等热门地段拥有多处房源,疫情之下,房租压力巨大,不能坐以待毙,民宿老板们想尽办法自救:小业主想重回职场,用工资补贴房租,大品牌短租改长租,和自如等租房品牌厮杀。大家的共识是:2020年,盈利已是奢求,活下来,是唯一的目标。

余丰里民宿俯瞰

“这个行业垮塌的一幕,我亲眼目睹了”

对民宿创业者金勰来说,这个新年本该是充满希望的:他投资的高端民宿余丰里终于要迎接第一个旺季了。

这个项目位于浙江临海台州府城文化旅游区内,由百年历史建筑“余同丰”当铺和六十年历史的老仓库建筑群改建而成。改建过程花了四年,只设计费就将近200万,最终改造成本2000万。

2019年8月,台风利奇马登陆,临海是全国受灾严重的地区,整个市被淹。尽管余丰里选址在地势高位,店里也有半米深的积水,书籍、家具、电器、供电设备都损毁严重,重新整修又花了上百万。

金勰在台风过境后一片狼藉的余丰里

春节前,余丰里终于被恢复到营业状态,小年之后,金勰和员工一起,陆续给店里挂上了喜庆的红灯笼,贴了窗花。房间在线上已经预定出八成,这意味着长假期间,三十多间客房肯定是全满的,大家都以为终于历尽波折,熬到了丰收的时候。

不对劲的信号大约从1月21日开始,那天,零星有客人希望退单。前一天晚上,钟南山院士接受央视采访,明确表示新型肺炎存在人传人的现象。好在临海毕竟和武汉有一定距离,行程受到影响的客人还是少数。

余丰里的退款订单

可惜坏消息并没有因为人们的乐观而停止。

1月23日,武汉正式封城,全国各地的人都陆续开始意识到疫情的严重性,退单请求变得越来越多。24日,携程宣布酒店类产品全部无损退款,同一天,当地政府出台文件要求景区、酒店等相关行业关门歇业。

为了积极配合这个决定,来不及思量和反应,金勰和店员主动给还没取消订单的客人打电话沟通,完成了所有退款。除夕夜,他解散了20多名员工,只留下一人和他一起在店里值班,就这样过了最难忘的一个新年。

和金勰不同,Davy经营的是一个城市艺术民宿品牌,名叫掌宿,在北京和南京运营着超过200套精装客房。

掌宿民宿的厨房提供电器、厨具、调味品

考虑到春节主要是家庭出游,对厨房的使用需求高,他们刚刚采买了大量厨房电器、厨具、餐具,还对房源做了集中修整。

掌宿的员工大多是外地人,节前,Davy一一和大家谈话,保证按照国家规定支付三倍工资,并且制定了详细的排班表,请求大家留下来。清扫的阿姨们是外包的,按工作量计费,但为了不出现用工荒,他也承诺支付给她们两倍工资。

掌宿的四位创始人

Davy的合伙人二笼事后回忆,他早在一月中旬就看到过关于发现新型冠状病毒的新闻。民宿是个靠天吃饭的行业,二笼也隐隐担心会不会影响到和武汉距离相对更近的南京,但和同行交流后,他发现大家都比较轻松,相信疫情很快会得到控制,这个春节不会有什么不同。

对掌宿来说,变化同样来得猝不及防,运营后台用清晰的数据,记录了巨变发生的全过程:

1月21日,收到50个取消订单的请求,运营部门发出异常警报。

1月22日,南京地区退订率超过40%,北京超过35%。

1月24日大年三十,将近80%的订单被取消。

1月26日,2月份几乎所有订单被取消。

1月27日,2月之后能被退订的订单全部取消……

一年里,民宿入住率的波动随季节、假期呈现周期性规律,失去了开年最大的旺季,几乎可以断定,整个2020年都不太可能有盈利,活下去就是胜利。

二笼在一篇自述文章中写道:“我从来没有想过,城市民宿行业的毁灭或者末日是什么样。很幸运,或者,很不幸。这个行业垮塌的一幕,我亲眼目睹了。”

掌宿的后台订单取消记录

还能撑多久?

比起关店,那些远离疫情中心的同行,日子也并没有更好过一点。随着大陆游客纷纷取消出游计划,波及范围变得越来越广。中国台湾垦丁的一家民宿,入住率只剩一成。纸质预订登记本上,全是被白色涂改液覆盖掉的订房记录,却没有新的笔迹填入。

Ostay民宿

海外民宿品牌Ostay在日本运营着700多间房源,中国游客占客源的四成,但进入二月以后,日本国内和整个东南亚游客的出行意愿都在降低,受此影响,他们的订单掉了一半。Ostay在泰国的200多间民宿,情况也类似,目前入住率下降了三成。

余丰里的客房内景

作为景区内的高端民宿,余丰里的客房单价在800到1600元一晚之间浮动,每关闭一天,就要损失4万左右的营业额,以此粗算,一个月损失上百万。

寒冬、腰斩这样的词已经不足以形容民宿行业的现状,“我们直接是被归零了”,金勰说。

还能撑多久?妥善处理好订单退款之后,这是每个民宿运营者问自己的第一个问题。

抗风险能力最低的,是2019年开业的新店。对他们来说,签约时的房租价格在高位,而大量资金用在前期投入上,还没有开始回流,一切储备都在低位,几乎承受不起任何波折。阳朔的一家民宿主在网上求助,据他描述,往年春节当地一房难求,他去年投资300多万开了一家店,其中有200多万是贷款和借款,现在仅仅是还贷压力已经让他不堪重负。

淇淇的“南国的孩子”民宿夜景

淇淇2018年在广西北海的涠洲岛租了一栋房子做民宿,是民宿业主中的个体户。封岛后,公共交通一度中断,她被取消了五次机票、一张高铁票,才终于得以离岛,回到成都的家里。这段时间,她甚至想过要不要重新去找个工作,用工资补贴自己的小店。

西湖边的民宿经营者告诉一条,他们的租金和杭州最高端的CBD写字楼相当,再加上竞争激烈,原本利润就很薄,2019年将将打平,半个月没有进账就已经难以为继,现在已经有些店主考虑要关店了。但更无奈的是,行业正值最低谷,前景又不明朗,连转让都没有人愿意接手,只能自己咬牙继续承担亏损。

Davy给我们算了更详细的一笔账:

他们在北京的房源,月租金平均在每套8000元左右,南京每套4000到5000元,单是租金成本,一个月就要120万到150万左右。而且年后是续租的高峰期,很多房子需要在最近付一个季度甚至半年的租金。

掌宿

除此之外,网费、办公室租赁、库房租赁、线上系统维护等等都是固定成本,几乎不会因为入住率降低而减少,每隔几天,都有新的账单被递到他手里。再算上额外高价采买的消毒用品,零零总总加起来,他们一个月至少需要200万的运营资金才能周转下去,这意味着如果掌宿什么也不做,公司支撑一个月都很困难。

比起资金上的损失,更让Davy担心的是,经此一役,从业者和消费者都会对行业失去信心,这才是比疫情更长久的打击。

年前,冲着翻倍工资,掌宿的外包团队中有8个清扫阿姨选择留在北京,但现在,她们没活干,没有收入,吃住都成问题。另一边,大多数农村都封闭了,连家也回不去,“都哭过好多次了。”Davy给她们安排了临时宿舍,又尽量找些活给她们干,比如趁着空置的时候,对重点房源做平时来不及做的深度整修和清洁,供她们维持基本生活。

Ostay的CEO郭洁琳也遇到了安抚员工的问题。疫情新闻最集中的那段时间,她在日本的一家店正好接待着来自武汉的客人,这引起了清扫人员的恐慌。直到客人用出行记录解释自己在封城前就离开了武汉,并且已经超过14天没有任何症状,才得以平息。

Ostay民宿

自救

疫情发生后,清华大学经济管理学院金融系教授朱武祥面向995家中小企业发放了问卷,其中涵盖了旅游、酒店、民宿行业,结果显示,34%的企业只能维持一个月,85%的企业最多维持三个月。

和大多数中小企业相比,民宿面临的前景则更加艰险。这一周,各个城市都明确规定了员工复工的时间点,大多在2月10日左右就可以恢复生产经营,但民宿一来不是社会刚需,二来会造成流动人口聚集,很多地区的政府通知文件上都写着:“即日起关停”、“开业时间另行通知。”

武汉“医生驿站”发起人接受央视专访

对于身处湖北等疫情严重地区的从业者来说,参与疫情救援就是自救的第一步。1月25日左右,武汉住宿业的小型从业者成立了行业联盟,统一调度,免费接待通勤受限的医务人员入住。

业主李丹没能在封城前回到武汉,但贡献出了自家民宿的门锁密码,住进她的店的是附近医院的护士,自带床单被套和消毒用品,在微信里一再和她表达感谢,表示会好好爱惜房子,离开时收拾得像没人住过一样。

然而由于不具备客房消毒能力,随着疫情的发展,这样的模式变得难以为继。1月30日,为了避免住客之间交叉感染,武汉的民宿联盟被解散。

一诺民宿和滞留长沙客人沟通入住

和湖北相邻的长沙,有不少武汉旅客滞留。一诺民宿主动在网络上发消息,拿出50间客房免费接待滞留的武汉人和医护人员,因为没法消毒,所以一间客房只能入住一次,住完封闭不再启用,等待疫情过后再统一做杀毒处理,贡献了自己停业前最后的能量。

厦门远离疫区,当地政府并没有强制民宿业主停业,只是规定不能接待外地游客,但对这个旅游热门目的地的商家来说,这依然意味着失去全部的客人。一家民宿原本正月十五之前都被订满,年前又全部被退掉,再加上每个月8万的房租、8个员工的工资,里外里损失了几十万。

老板王先生此前接待过来自湖北的旅游团,主动配合当地工作,去酒店隔离了14天。无恙返家后,他决定暂时关店止损,在朋友圈打折出售鹅绒被、欧舒丹洗护套装等物料。作为当地人,他说今年春节是他见过的厦门最冷清的样子。

谷町君员工开会商量疫情淡季对策

日本的谷町君民宿在疫情爆发后,把京都的店以极低的价格开放给滞留当地的中国旅客,一开始,这样做只是为了帮助同胞,但进入二月后,店里的退订量达到50%,降价变成了自救的方式。平时卖600到900元的民宿降到200元一间,两层的独栋由1200-3000元降为600元一天,最大折扣幅度达到二折,用CEO刘洋的话来说,“连清扫费都不够”,但他想着赚不到钱,积累一些好评也是好的。

疫情之下,第一个彻底归零的行业

疫情之下,第一个彻底归零的行业

发表评论:

祖国成立70周年,你有没有过为祖国热泪盈眶的瞬间?
深度